EA30日产出小组

当黎明破晓之时(2)



前篇 👉  前篇1

本篇篇幅更少,赶工痕迹明显,我来结尾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希望大家多担待.....


作品:assassin’s creed

配对:Ezio Auditore/ Altair Ibn-La’Ahad

等级:PG

备注:环太平洋AU

 

艾吉奥被莱昂纳多拉住到处转悠基地,为他一一介绍区域与用途,但无论自己的老友有多么热情,也抵挡不住呆在另一侧的男人的针对,那种混杂着没尽兴的不快感与对陌生人的排斥感环绕在三人的周围,而莱昂纳多却浑然不知似的兴奋地冒出各种跳跃的问题和方案。

“菜鸟!”三个人都停下了脚步。

站在旁边的男人,阿泰尔,他对莱昂纳多道了别,就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一个独臂男人,艾吉奥观察到了对方缝起了黑大褂的一直袖子,同阿泰尔一样杂乱的头发与胡子,标志性的胸牌就知道是一个文职人员,但是气势可比大多数驾驶员强多了。

“那是马利克,你可别又去和他打架哦。”莱昂纳多小声说。

“什么?我才不会。”艾吉奥皱眉否认道。

”哈哈哈,老朋友,他可不像阿泰尔不用全力,只喜欢观察人。“

艾吉奥睁大了些双眼看着走开的阿泰尔,他吃惊于对方的实力,交手也不过就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他甚至没有摸清阿泰尔的一半招式,又吃惊于这样的人却还是做着文职最下等的工作,归档与分类文件。他看着的那个背影突然转过了头,琥珀色再次撞入艾吉奥的眼睛里,不同于最初搏斗如同野兽注视猎物的阶级差,现在则是好奇,出现了同级捕食者的谨慎。

“回房间睡一觉吧艾吉奥,明天你就会去试驾我们的伊甸了。”莱昂纳多笑着拍了拍艾吉奥的肩膀。

 

艾吉奥做了奇怪的梦,他呼吸沉重地站在甲板上,风霜与海腥味灌进了他的鼻腔,他能感受到细绒的雪花飘在自己的脸颊上,他依稀看到了对岸的建筑,黑色肃穆的大面积底色为城市增添了一丝疏远,她不欢迎无礼的外乡者。艾吉奥又闻见了浓郁的焚香味,混合着干燥的尘埃和古老的书籍,他梦见了一具尸骨。艾吉奥无端的情绪涌上喉咙,他释怀而又悲痛,长舒的一口气地跪下,跪在那具无名的尸骨面前,叹息充满了整个空间。

“愿你安息...。”

艾吉奥醒了,带着热泪与悲痛。

 

“艾吉奥·奥迪托雷,”门外响起了规律的敲门声,熟悉的声音让艾吉奥瞬间就清醒了,他胡乱地用头绳扎了两下散乱的头发就去开了门。

“奥迪托雷先生,我被指令带你去驾驶室。”昨天的男人站得笔直,双手背在身后,他的架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底层的文职人员,更像是老前辈过来视察工作。

这一路太尴尬了,艾吉奥想着。

他们无言的一前一后,阿泰尔的步伐永远都跟艾吉奥保持腾出一人宽的距离,他脚步轻而快,就算穿着靴子在钢铁的地板上踏着也几乎是静音,整个通道就只剩下艾吉奥的呼吸与脚步声,就像莱昂纳多说的,对方就像是一个刺客。艾吉奥无聊地开始认真观察阿泰尔的背影,他看着对方乱糟糟的棕发因为走路的起伏而上下摇动,后脑勺的逆卷毛应该是因为错误的睡姿所致。阿泰尔不同于基地里的驾驶员来得高大或是肌肉壮硕,他的体型更适合迅捷而安静的战斗,但艾吉奥甚至怀疑这种战斗风格是否适用于笨重的机甲战斗。

艾吉奥跟随着阿泰尔穿梭过安静的住宿区,来到了公共区域,一切才有了生气。机油味与汗水味充满了整个大厅,从顶层的钢化玻璃投下来的他向上仰望着超过二十米的支柱,混合着钢筋水泥耸立而起,环绕着支柱周围又修立起训练台,艾吉奥能看到好几个熟悉的身影活跃于各个训练台前,甚至还有昨天被艾吉奥打得恼羞成怒的雇佣兵。

“艾吉奥!”艾吉奥看到迎面走来的马里奥。

艾吉奥小跑过去热情地拥抱上自己的叔叔,以及来打破这个无言的路程,他欢笑着揽过他的叔叔,仍由对方在自己后背大拍几下,亲密的拥抱让艾吉奥想念起了他的父亲。

“阿泰尔,感谢你照顾我的侄儿。”马里奥微低了下头。

“奥迪托雷先生。”阿泰尔也点了点头,就快速穿过了嘈杂的人群消失了。

“你打赢阿泰尔了吗?”马里奥小声问道。

“什么?怎么您也知道了!”艾吉奥惊呼。

“所有人都知道你第一天就挑衅阿泰尔了,艾吉奥,我该早点告诉你,别去随便挑衅阿泰尔,比如说他是个文职人员。”

“我已经知道他不是普通文职了。”艾吉奥翻了翻眼睛,指着自己的嘴唇和额头的伤口说道。

 

艾吉奥被带到了更衣室,潮湿而狭小,里面散发着衣服受潮的臭味,还有着汗水和不知名的酸液的味道,不知道到底是呕吐物还是怪物身体里的血液。他略带嫌弃意味地踢开地上已经发黑的衣物,坐下来开始更换马里奥给他的战斗服,贴身的橡胶质感让他浑身不舒服。艾吉奥反复摸索自己的全身,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裤子老是觉得勒得慌。

当他出来的时候还在反复查看自己的肩甲是否拉到正确的地方,而他的叔叔已经站在模拟室等候他,一同的还有他的老友莱昂纳多。

“准备好了吗,艾吉奥。”马里奥重拍了下艾吉奥的肩。

“如果您能向设计人员要求把这套战斗服改宽松一点,是的我准备好了叔叔。”艾吉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

 

当阿泰尔听闻模拟室重开时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在马利克的眼皮子底下从档案室的侧门悄然溜走。自从五年前他的莽撞致使两人死亡,媒体的负面新闻便铺天盖地地描述猎人们,他们说猎人们不过是拿着国家补贴的作秀演员,全球的怪物数量有增无减,国家便停止了刺客计划,从那时起,几乎五年都找不到新人,而基地里面的精英也日益减少,到现在,老将只剩下十人不到。

当然阿泰尔也想看看这个新人到底又什么能耐。

”莱昂纳多大师,“阿泰尔从一个侧门探出头来,最原始的铁门总会成为阿泰尔的秘密通道。

“阿泰尔!你来了!”莱昂纳多皱起的眉头总会在接待朋友时舒展开来。

 

阿泰尔点了点头,他静悄悄地站在莱昂纳多旁边,观看着模拟室里面的新人怎么大展身手的。被观察着当然就没有这么悠闲了,阿泰尔注意到艾吉奥神情有些不对劲,他的眼睛被愤怒和悲恸所包裹,整个人的身体都比他们初识的动作沉了一圈,嘴中还不停地在念叨着什么。

“他们不能搭档,大师。”阿泰尔直截了当的说着。

“艾吉奥是给开机甲的好料子,阿泰尔,但是这个吻合数值从来没有超过百分之七十。”莱昂纳多摇了摇头。

“我想试试,”阿泰尔顿了顿,“我认为他是排斥自己亲人的记忆。”

 

艾吉奥在断开神经元链接的一瞬间整个大脑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他从来不知道链接神经元会被迫读取和被读取记忆,当源源不断的信息灌入他的大脑,他感觉就像在工厂加工的罐头一样,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他看见了自己的父亲,那满载的思恋,在父亲死在驾驶舱的一瞬间就转换成了愤怒与悲痛,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他眼前重复播放着,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父兄死前瞳孔涣散开来,就连当时记忆所闻到的血腥味,所听到的海浪声,怪物的尖叫,机械的沉没,连带着他的思维,一起沉入了那片黑海之中。艾吉奥望着他的叔叔,两人都大喘着气,汗水和泪水交融在一起,叔侄二人只能听到对方的低鸣和急喘声。

“我很抱歉艾吉奥,我很抱歉.....”马里奥把艾吉奥拉起来给予了一个拥抱。

”艾吉奥你们还好吗?还能继续吗?“莱昂纳多担忧的声音在通讯器里响了起来。

”我还好,但是马里奥叔叔需要休息。“

”我将为你换一名搭档,艾吉奥,你可以继续吗?“

”我以为我要单干来着。“艾吉奥开起了玩笑。

”单干你的大脑承受不了的。“这时候阿泰尔装备完全地走入了模拟室,让艾吉奥看到都头皮一麻。

 

”阿泰尔你们准备好了吗?“

”随时都可以大师。“

艾吉奥听到了模拟室的设备再次运作起来的声音,就像是放大版的电脑主机声,面前的全息屏幕再次亮起,蓝红色的数值映入他的棕瞳里,他看着神经元链接的倒数开始了,每一次的倒数变化都使他心跳加速,就在刚才,他甚至要情绪崩溃。

”放松点,艾吉奥。“在最后一秒,艾吉奥听到对方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

新的信息涌入艾吉奥的大脑,他这次接收的信息比上一次还要多,但大多数都是拉丁文与中东的语言组成,就在那一霎他闻到了海风却又闻到了书本与焚香,他看到了阿泰尔所看的,毒妇的利齿在他眼前划过,立尾鼠的长尾打破了驾驶舱的玻璃,他甚至还能感受到碎裂的玻璃刺穿了他的头罩。而他却也看到了死亡,他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死在了他面前,他看到了一个优雅的女人死在了他的身边,一个老人死在他的手上,他体会到了绝望与愤怒,那种愤怒与自责,但最后他又如此平静的接受了,悲恸转为了智慧,愤怒转为了稳重,但却又如此似曾相识。

“阿泰尔....。”

神经元同步100%。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