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分级:G

警告:严重OOC

作品:刺客信条

分类:M/M

配对:Ezio Auditore Da Firenze/ Altaïr Ibn-La'Ahad

其他标签:现代AU

弃权声明:我并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育碧

Truth Serum

摘要:“Altair,Ezio在任务里受伤了,他需要你。”他们确实是这样告诉他的。


Altair冲进第二医疗室的时候被吓了一跳——Ezio的病床前被围得水泄不通,除了家人朋友之外都是兄弟会的刺客同僚——他的追悼会现场他们大概也不可能来得比现在更整齐了。Ezio的一只手臂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绷带,脸色有些苍白憔悴,颧骨上有一块可笑的淤青,但是神志清楚,看起来不像有什么严重外伤内伤。但是他的病床前人数之众构成之广,大有给Ezio办活体告别的架势。而且每个人看他的神情都凝重复杂,令他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你是谁?”Ezio疑惑地看着他问,眼神纯良又无辜。

Altair的心猛地向下一沉,他的脸色也立刻沉了下来,围着Ezio的一圈人纷纷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仿佛极力忍耐着情绪。Altair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种时候失态他就不是大导师了。所以他吸了一口气,压住脑子里闪过的八百个狗血台本,表情波澜不惊声音沉静如水有一答一,“我是Altair。”

“Altair……”Ezio垂着眼睛自言自语念叨了一遍,然后眼睛蓦地亮了起来,“你——好可爱!”

Altair目瞪口呆,但是那太OOC了,所以他相当克制地控制住了面部表情。围着床的众人爆笑出声,纷纷把表情调整到幸灾乐祸或者同情模式上。

“麻醉的劲儿还没过去,他现在脑子是糊涂的,连他自己是谁都说不出,”Edward忍着笑拍拍Altair的肩膀,“顺着他意思说就行,不然他容易哭。”

合着你们都是来看戏的,Altair面无表情地想,我真傻,真的,8102年都快过去了,还以为这群人身上存在同僚爱。

Ezio无辜地看过来,清澈的褐色眼睛里哪有纯良,纯粹是茫然恍惚。

Altair此刻觉得自己也有点恍惚,还没来得及调整表情,Ezio已经发起了他的进攻:“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人!”

房间里窃笑声更明显了,Jacob掏出手机开始录像,Evie拿胳膊肘捣了他一下。Altair的表情僵了一下,立刻扯起嘴角,“……我很感谢,谢谢。”

首战告捷,Ezio备受鼓舞,再接再厉,抬起手去摸Altair的脸颊,“让我看看你,Altair。”

Altair不动如山动如雷霆,面不改色地半道上截住Ezio的手。“不要这样,”他半哄半骗地安慰Ezio:“我哪也不去。”

Ezio眯起眼睛用令人心里发毛的架势盯着Altair看了一阵,再放大招:“I love you sooooooooooooooo~much!”

“哦,”Altair干巴巴地说,“谢谢。”

“不客气。”Ezio轻快地说,他还牢牢拽着Altair的一只手,因为麻醉的效果说话含混不清,还往下淌口水,邵君帮忙拿了一个口水杯放在他的下巴上,样子有些可笑。可是他对此浑然不觉,还噘嘴撒娇起来:“你也应该爱我——才对。”

屋里的每个人都看见Altair额上暴起的青筋了,他干巴巴地说:“可是你不认识我呀,我们不是刚见面吗?”

俗话说,神经病人思路广,弱智儿童欢乐多。Altair实在是低估了被麻醉药下了降智debuff的Ezio思路能有多广。他眨了眨眼睛,理直气壮地反驳Altair:“我知道,可我们应该结婚啊。”

此言一出,病房里立刻响起了哧哧的低笑声,Altair的手这个时候还在Ezio手里,他大约已经被雷到麻木了,他沉默片刻,居然还能表情不变点头附和:“我们会结婚的。”

Ezio立刻得寸进尺:“我们会在——小教堂——结婚!”他兴奋地挥动起手臂,Altair只好用另一只手按住他以免他牵扯伤口,嘴上继续应答着:“嗯嗯,在小教堂啊,我知道了。”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恶心的笑容,就是那种介于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婚礼上看到新人交换戒指之间的笑容。Altair阴沉沉地盯着Jacob闪闪发亮的手机摄像头,仿佛能用眼睛把它瞪碎似的。

很明显他不能,Altair收回视线,决定打碎点别的什么,比如现在这种充满傻逼粉红泡泡的梦幻欢乐气氛。于是他说:“我不喜欢小教堂。”

这下他可捅了马蜂窝了,几乎是立刻,Ezio的脸就皱了起来,他扬起脸,眼睛里面已经泛起了水光。他可怜巴巴地问:“你为什么不喜欢?你不想和我结婚吗,Altair?”

Altair简直把今年份额的耐心都用完了,谢天谢地,对着Ezio湿漉漉的狗狗眼,他还是干脆地投降了:“……跟你开玩笑呢。”

Ezio破涕为笑的速度比他袖剑弹出来的速度更快:“我觉得我们是要结~~~婚~~~~~~~哒!”他兴高采烈地说着,又傻笑起来,“我们会是最可爱的一对儿!”

“我知道了。”Altair干巴巴地说,他实在不知道还能回应什么。

“我—爱~~~~~你!”Ezio犹嫌不够,唱歌似的重复了一遍。

“哦,谢谢。”Altair说,他今天到底说了多少声谢谢来着?

“你好可爱——”Ezio的脑袋似乎不足以支撑他想出更多甜言蜜语,于是他开始念起车轱辘话,但是他说得那么郑重和真诚,又完全不像被幻觉塞满脑子时的胡话了。

“谢谢。”Altair说。

Ezio笑着给了他一个飞吻,连Arno都忍不住笑着说“ewwww”,女孩子们抬起手来掩盖她们的笑容。

“你要是之后看见这个视频……”Altair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有点头疼似的按住额角。

“什么视频?”Ezio迷迷糊糊地反问他,他的眼睛无辜得像小狗,那种整个世界里只有满腔的爱意、忠诚和很多很多抱抱的。

“……没什么。”

Ezio点点头,他现在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会信。“你真可爱——”他又用那种唱歌似的调调自顾自地说起来了。

“谢谢。”Altair说。而Ezio又笑呵呵地给了他一个飞吻。“我太——爱你了!”

“这个视频一定会火的,我要把它传到网上。”Jacob说,Altair扫了他一眼,含义类似于“如果你敢那么做我就会在你的草堆里放钢叉而且我说到做到”,但是Jacob并没有接收到这个视线中的可怕深意。

“到时候恐怕会有一半的女孩子为之心碎了。”Leonardo笑着说。

这时候Ezio开始不停地叫Altair的名字。他拖着长腔,带着颤音,粘粘糊糊,含混不清地叫AltairAltairAltair——

“我爱你。”他说,露出温柔又真诚的笑容,“我好爱你啊。”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了。

“我知道了。”Altair说。

“你真可爱,”Ezio固执地重复嘟囔着,“我好喜欢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他还牢牢地拽着Altair的手呢。

“我这是在哪啊,Altair?”Ezio突然皱起了眉头,他似乎终于缓慢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你在医疗室。”Altair告诉他。

“我在医疗室,”他茫然地重复了一遍,“我为什么在医疗室呢?”

“你的胳膊骨折了”Altair耐心地回答。

“为什么我会骨折?”Ezio可怜巴巴地说,“我什么也看不清,而且我的头也好晕。”

这个问题Altair没法回答了,他只好语气轻柔地安慰Ezio:“抓紧我的手,好吗?抓紧我的手,我在这呢。”

Ezio非常听话地点点头,把Altair的手抓紧了一点,又强调了一遍:“我爱你——”

“我哪都不去,好吗?”Altair安抚他,看来麻醉药的药效还没过,不然疼起来可有他受的。“你先睡一会儿怎么样?”

Ezio又乖乖点头,却还不依不饶地追问:“你会和我结婚吗?”这个英俊的意大利人此刻有一只包得像是木乃伊的胳膊,挂着淤青的颧骨,甜言蜜语都说得含糊不清,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水。可是他朝Altair傻乎乎地笑的时候还是令人心尖都在颤动。

Ezio睡醒的时候觉得世界都不对劲了,起初他带着困惑忍耐了来自他人饱含深意的视线,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在Claudia来探望的时候问她。

“发生了什么?”他连寒暄都省掉了,单刀直入。

Claudia斜了他一眼,“你的胳膊断了,万幸手术顺利,劝你为了职业生涯着想三个月内都安分一点。”

“还有呢?他们在笑什么?就因为我不小心断了胳膊?”

“哦,给你胳膊做手术的时候用了新型麻醉剂,手术结束了药效还过不去,你被麻得晕晕乎乎,拽着Altair可劲儿告白,还向他求婚了,他不答应你就像个小姑娘似的哭,Jacob录了视频传到了内网上面,应该每个人都看不止一回了,你得庆幸他没有发在YouTube。”

Ezio目瞪口呆。

“……什么?!”

“还有,”Claudia轻飘飘地说,“Altair让你醒了之后去找他。”

……

卧了个大槽。

两个小时后,Ezio用健全的那只手战战兢兢地敲了敲Altair的房门,他在心里拟好了一篇腹稿反复排演,先为自己无意识状态下的无礼举动诚挚地道歉,再表达对兄弟会八卦风气的谴责之情,最后主动承担澄清谣言恢复两人的——主要是Altair的名誉问题……

不管怎么说,他完了,如果他应对不够诚恳努力,他和Altair之间的关系也会彻底完了,虽然从另一个意义上他们之间绝对已经完了,他绝望地想。

Altair给他开了门,Ezio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突然之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那些流利又诚挚的辞藻全部在他的喉咙里卡成一团,哽得他喉咙生疼。他讷讷地说:“Altair……”

Altair反应比他平静多了,他点点头说:“进来坐吧,想喝什么,咖啡还是茶?”

“茶……”Ezio完全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答道。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本该是前来负荆请罪的他此刻坐在Altair的沙发上面,手边有热气腾腾的红茶和速食曲奇(红茶居然还是用立顿茶包泡的!),而Altair老神在在地坐在他的对面,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还是在等他开口。

Ezio喝了口茶压了压惊,鼓了鼓勇气,说:“那个……我、我很抱歉,Altair,我那天的行为并非有意冒犯,非常抱歉给您带来困扰,请允许我为这件事负起责任来……”

“我确实不喜欢小教堂。”Altair说。

“我当时……什么?”Ezio猛地刹住了,他愣愣地看着Altair。

“你不是刚才还说要负起责任来吗?”Altair义正词严地批驳道,“你当着众人的面向我求婚了,我也答应了,难道你要反悔不成?”他盯着Ezio,用视线无声地谴责这种撩完就跑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行为。

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Ezio愣住了。他和Altair对视一回,耳朵慢慢地红了起来。

“您,您是说……”他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是我……”

“你不想和我结婚吗?”Altair用报复的促狭语调又问了一遍。

Ezio呆了片刻,从沙发上几乎是跳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当然想!不能更想了!特别愿意!真的!你想什么时间都行!去哪里都行!都听你的……”他的眼睛亮得像是星星,呼吸急促不匀,嘴角的笑容却根本压抑不住。这看起来还是很傻,Altair心想,但是他忍不住也露出笑容。

这可真傻,但是他别无办法,而且已经在爱。

二十分钟之后,偷看的八卦群众们不小心撞开房门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把彼此黏在一起的嘴唇分开。

评论(1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