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大家好——牛奶和小甜饼的搭配最适合休息日的早晨了[?]








今天是 @闲到变蘑菇啦(:3_ヽ)_ ,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Notes:刺客大师阿泰尔的情人,是佛罗伦萨最富魅力的男孩艾吉奥·奥迪托雷。








 








请阅读警告后食用,以防失去同步:








*是一个过于具有保护欲的阿泰尔过于孩子气的普通人艾吉奥所组成的AU








*背景大概是一个只存在于我的脑子里的,男性21岁才算成年的意大利。








*配对真的是E/A!首字母先后有意义!相信我啊!










 
















这本该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属于艾吉奥的成人礼将在日出之后开始,酒馆老板也为此准备了洒满切半橄榄和柠檬碎的前菜;虽然对于阿泰尔而言,那些佐以奶油酱的菜点仍像是意大利人絮絮叨叨的言语那样——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实质上的不舒适,却让他无论怎么尝都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他本就无法在此处停留过久。毕竟兄弟会并不为刺客批划能够休假的日子,阿泰尔也从来不会要求这种用以怠惰的空闲时间;因此,就算他因为艾吉奥的陪伴而难得爱上了酒馆的熙熙攘攘,或者是发酵的麦香味,也还有不容推辞的事项需要他在今晚解决妥当。








 








“我会在房间里等你,*miocaro。”当阿泰尔叫住那位几乎是踩着他的后脚跟迈出酒馆大门的男孩时,艾吉奥如此这般地转过身给予回应;在他朝自己半偏过脸的时候,不知因何绷紧的肩颈线条让后背处的衣料也凹下去一点浅浅的弧度。但此刻与任务全然相关的事项占据了阿泰尔的思绪,那甚至没能让他注意到——佛罗伦萨男孩竟然抛下了他所热衷的吻别便匆匆在夜色中隐没了身形。艾吉奥怎么可能会忘记任何一个用以告别的亲吻?








 








事情解决的顺利且效率,阿泰尔却少有地在离开之前忘记了那名可怜人的贴身侍从;那人衣衫不整地从卧室里向刺客扑过来,却在阿泰尔弹出袖剑之前就被一把飞刀再精准不过地钉回了墙上——一把属于阿泰尔自己的飞刀。他本应为这意料之外的境况提高警惕,但几乎在刺客向身后的树林间投去视线的同时,一阵坠落声与压抑不住的惊叫就使得他隐隐存在的疑虑得到了证实,那是他的小情人在慌乱间从树上掉了下去——








 








——艾吉奥没像他保证的那样回到住所;亦或是他所提及过的、任何更为安全的地方。阿泰尔那从不遵守承诺的情人跟了他一路。他是不是早该发现自己的飞刀丢失了一把——甚至是更多?








 








就连极少沉醉于爱情的阿泰尔也不得不承认,艾吉奥是他所拥有过的、最为完美的伴侣。像所有佛罗伦萨的女孩儿们心驰神往的那样,这名意大利男孩的魅力无可挑剔;更重要的是,他从未对自己的身份表露出任何逾越的好奇。阿泰尔曾猜想他可能并不在意自己究竟在被怎样的信念所驱使——毕竟就连刺客大师本人,都不免在男孩的亲吻里短暂地忘却那些来自导师的言语。但是作为一名年轻人而言,艾吉奥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强烈到仿佛意图自毁的冒险意识着实令人堪忧:在他们相爱的第一个星期,艾吉奥就从阿泰尔身上学到了悄无声息的攀爬手段。甚至到了后来,每当阿泰尔从屋檐上跃下的时候,他总会被艾吉奥拽进一辆装满稻草的手推车里——天知道那男孩是如何将他的行踪计算得精准到了这种地步——虽然尽快与侦查人员甩开距离才更为稳妥,但此刻他不能冒着暴露艾吉奥的风险再迈出草堆;而始作俑者竟然还试图在蓬松温暖的稻草碎屑之间亲吻他,那身从头到脚都装满了草叶的模样让刺客实在没法发脾气。更可恶的是,艾吉奥还恰巧是位再温柔不过的枕边人;因此当他想要告诫艾吉奥这些举措的危险性时,他的男孩总是用理所应当的亲吻与爱抚将他的思绪汩汩融化开,让阿泰尔根本没办法继续思考任何事情。








 








但这次艾吉奥甚至一路跟他到了最为危险的任务地点。阿泰尔几乎不知道他能够杀人——他会做这种事吗?让阿拉伯人不得不承认的是,整座佛罗伦萨对于艾吉奥而言不过是属于㢑鸟羽翼下的丛林——他当然知道自己该藏匿在哪个不易察觉的角落里;但阿泰尔毕竟从未见到意大利男孩这样做过。








 








-








“你应该回到酒馆去,备受瞩目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场所。”








 








在确认四周的环境已经足够安全之后,他朝树丛中对方刚才所处的方位这样言语;艾吉奥却在他的话音还未完全消弭时就笑了起来。他的情人就这么从他头顶簌簌作响的树叶间倒挂而下,那瞬间阿泰尔以为对方就要借着那点惯性贴上自己的唇瓣——但他没有。来自佛罗伦萨的男孩将脚尖勾在绝对稳固的枝条上,指间还拽着缠绕在树枝上的绑带,看起来完全没有摇摇欲坠的模样;倒像是枕在柔软的床垫上那样舒舒服服地、亦或还带着点玩味地眯起眼睛。他被挑起了兴致,叙利亚刺客几乎在那一瞬间就发觉了这个有些难缠的事实,因为它通常意味着——








 








“——怎么?我亲爱的阿泰尔,我还以为你起码会先向我道谢。”在他随着一点树枝摆荡的力道晃晃悠悠地靠近阿泰尔的耳侧时,艾吉奥这样笑出声来;这些毫无恶意,却又过于飘飘然的音节吹得年长的那位耳侧发痒。而阿泰尔还没搞清楚该如何回应对方的语句;他那擅于洞察人心、又极爱向当事人炫耀这点的年轻男孩就再度开口了。“亦或是——我以为你能多少对属于自己的东西有点信心。你就这么想让我抛下你享受生活?”








 








“你不需要被牵连进来——”阿泰尔就像是为麻烦事皱起眉尖那样下意识咬紧了那些字音;几乎每次他们在谈论关于人身安危的问题时,这小混蛋给予自己的回复都像极了某首顾左右而言他的诗歌。但循循善诱的男孩显然没打算让他完整地结束这句言语——艾吉奥从树枝上撤开脚尖,接着就顺着翻转的力道再流畅不过地落回了地面。当他朝年长的刺客贴靠过去的时候,些微不甚明显的乔木香味在佛罗伦萨人翘起的发尾间飘散开;然后一道瞬息炸裂的光亮随着他最后的那点步伐从树枝间漏了进来。这并不是什么令人难以理解的异象,毕竟六月的意大利本就时常与雷雨天气相伴;但紧接着与阴雨天相关的、那些潮湿的压力就消失殆尽了——艾吉奥柔软地吻上了他的颈侧,那若即若离的触感仿佛鸟类的尾羽贴着皮肤掠开;而在那一瞬间阿泰尔都快以为他就要被这只羽翼蓬松的鹰㢑所包裹——








 








“难道当我被麻烦事束缚手脚的时候,你会更乐意将我弃之不顾吗?”








 








“——你知道不是这样。”








 








“那就别再这么说,阿泰尔。我知道该如何在危险中保全自己——所以别再表现得好像我根本不该在意你一样。”仅仅是从对方唇尖处漏出的温热气流就让阿泰尔快要接不上话,而男孩的手指已经顺着言语慢悠悠地滑进了他的袖口,“又或者……难道我每晚对你做的那些事还不够温暖吗?你该相信我在其他方面同样有此造诣。”








 








由艾吉奥的抚摸带来的感知像是只需沉浸其中的,纯粹的欢愉;却又如同夜幕刚刚坠入黎凡特的旷野时,那种从沙砾间倾泻而出的、不受任何事物所控制的高热。突然间阿泰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站在这里,站在异乡这处过于湛蓝的夜空之下,与他难懂的情人进行这场早在他开口时就变了味道、却又仿佛仅仅会在夜晚发生的对话。他全然没能感觉到兄弟会的指令被他人插手的愠怒,甚至在那瞬间他都想就这样转身离开,就算被艾吉奥误以为是仓皇逃脱也无所谓——毕竟他脑海中的忧虑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佛罗伦萨对于阿泰尔来说永远是再陌生不过的地域;而艾吉奥——艾吉奥则像是一片在他手心间不断绽开的、独属于意大利的光影。但是他的毕生挚爱却在同时握住他的手腕向前一带,接着用那柔软又不容置疑的言语告诉他,别这么做,阿泰尔,别这么做——








 








——于是他所能做的仅仅是像之前发生的每一次那样为对方置下顾虑。然后艾吉奥向他柔声请求一个,让他不得不颤抖着应允的亲吻——这下他确实被佛罗伦萨的男孩再彻底不过地拉入怀中了。








FIN.








 








 








* mio caro意大利语“我的爱”。反复思考了一下总觉得把中译写上去少了点装逼的感觉……就当阿泰尔也能够听懂吧!









评论(1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