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大家好,今天又是我 @墨辑 。本篇属于菜鸟系列,时间点接《To be By your side》,罗马任务失败后的后续,有战损。敬请期待接下来各位太太的美文美图!

【AC】The Humbling River(EA)
  “车在这儿。”
  艾吉奥跳下草坡。吉普车倒翻着卡在土坑里,已经烧得只剩发黑的车架子。巴耶克正弯着腰数车上的弹孔,塞努站在他背上,时不时拍打翅膀,抖掉黑雪似的飞灰。
  “里面没有尸体,但是你看这儿,”巴耶克指指车架内侧一片焦糊,“被放了不少血。”
  艾吉奥点了支烟,看着车辆的残骸没有说话。
  巴耶克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小时,阿巴斯的飞机就落地了。今天刺客议会将决定下任领袖和规章修正案,他不会耽误时间,所以我们也得抓紧……”
  “你先回去。”艾吉奥说。
  巴耶克皱眉:“这样不安全。如果真的是阿巴斯派的人……他也不会放过你。”
  “阿雅刚担任议会成员,如果你不在,她会很被动。”艾吉奥说,“她需要你。”
  巴耶克犹豫着:“你独自在这儿,也会很被动。”
  “我会小心。”艾吉奥摆摆手,开始查看地上凌乱繁杂的痕迹。
  “我把塞努留下给你。”巴耶克说,“及时联系。最近的镇子不到两公里,那里有咱们的人,援护速度不会慢。”
  艾吉奥目送巴耶克骑着摩托离开。阿泰尔翻车的事情只有少部分人知晓,他们两个跑出来找人也不得不避开众人耳目。还在延袭从前行事方式的兄弟会在新时代已经举步维艰,加上近年来的内耗,阿尔莫林手中已经没有太多权力,只能寄望于新一代。如果阿泰尔再——
  艾吉奥随手把烟头往地上一扔,使劲往土里碾了碾,从兜里掏出夜视镜戴上。
  ——他不准备去考虑这种可能,于公于私都不想。
  他启动了夜视镜。红外线下,其他的踪迹都被弱化,只有零零散散的金色光雾连成一线,飘摇地向着某个方向延伸而去。
  还好。艾吉奥松了口气——至少他还记得留下记号。塞努落下来停在他肩上,利爪隔着厚重的衣服也抓得肩骨生疼。偶尔他会觉得阿泰尔像个炼金术士,总是会让工具包充满惊喜。阿泰尔足够年轻也足够传奇,他们的岁数相差不大,同样作为导师,阿泰尔或许已经是他无法逾越的高峰。
  ——但他触及过传说下的真相。当别人还在将传说口口相传时,他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拥有了传说本身。
  艾吉奥把自己的摩托开过来,跟着光雾一路追踪过去。几分钟后,他跑到了巴耶克所说的小镇,光雾在接近镇子的时候就开始断断续续,最终消散在低矮的民居间。艾吉奥摘掉夜视镜,环顾四周。地面都已经被清理过,没有血迹或者脚印留下来。然而这并不造成阻碍,刺客都擅长捉迷藏,他接受过最好的训练。
  开门的瞬间艾吉奥闪身而入。他对开门者刺杀的手段足够熟悉,直接避过袖剑锋芒握住了刺杀者的手腕,顺势把人捞进怀里。从罗马任务失败、两人分头撤离开始算起,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
  “是我。”
  怀里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些,几乎是撑着他才勉强站稳。艾吉奥关上门,扶住阿泰尔的后背。阿泰尔急促的呼吸敲打在他胸前,冷汗将衣服上的血迹晕成一片。
  “速度不慢。”阿泰尔说,他的袖剑已经换到右腕,左臂还扎着止血带,不自然的垂在身侧,“发现记号了?”
  “你觉得呢。”艾吉奥敲敲红外夜视镜。屋里没什么摆设,只有桌子和破到露出弹簧的沙发。唯一崭新的医药箱打开着,阿泰尔的枪放在随手就能拿到的位置,旁边扔着装了一半的弹夹。年轻的阿塞夫靠在窗边,腿上打着夹板,正认真地警惕着外面,只在艾吉奥走近时向他微笑问好。
  “我原以为你会去据点。”
  “我还没傻到送上门去。现在的马西亚夫,阿巴斯才是东道主。”
  大概是伤的严重,阿泰尔显然没什么力气,也没有多余的耐心:“帮我把关节掰回来。卡达尔没那么大劲。”
  “你应该休息的。”艾吉奥检查了阿泰尔的左臂,握住脱臼的肘关节,“卡达尔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怎么能让孩子顶在前面。”
  “也是。”艾吉奥说,“忍着点。”
  咔的一声脆响,脱离的骨骼强行压过软组织回到原位。阿泰尔闷哼一声,艾吉奥摸索着他的伤臂,皱起眉头。
  “复位了,但不排除有骨裂。我会记得提醒你拍X光。”艾吉奥说,“以后打车窗玻璃别用肘击。”
  “当时来不及了。”
  阿泰尔随口应了一声,艾吉奥转去包扎其他的伤。显然路上发生过一场恶战,阿泰尔伤的不轻,子弹还卡在伤口深处,血已经止住,只是简单包了几层。艾吉奥没办法处理这样的伤势,只能更换已经染透的绷带。屋里很安静,只有布料摩擦的悉索声响。他还没固定好纱布就觉得肩上一沉,阿泰尔压在他肩上,似乎已经不太清醒,脸色苍白得有点过头。艾吉奥允许阿泰尔休息了几分钟,补了一针止痛把他扎醒。
  “这会儿先别睡。”
  艾吉奥捧住他的脸,额头相贴。阿泰尔体温有些低,艾吉奥盯着那双金眼睛里散乱茫然的神采,等待它们渐渐凝聚回来。
  “我没事。”
  阿泰尔拍拍艾吉奥的肩膀,将他推开一点——对现在的他来说正常的体温也有些烫手,艾吉奥低下头继续给他缠绷带,“炸车的是斯瓦米——阿巴斯人呢?”
  “一个半小时以后飞抵马西亚夫,专机接送,直接到站。”艾吉奥看看表,“你还能动吗?”
  “除了刺客议会,鹰堡那边还有谁?”
  “巴耶克和老弗莱,卡珊德拉刚到,马利克也在。”
  “马利克在就够了。”阿泰尔说,“阿雅目前还无法左右议会,如果阿巴斯用和平手段,最多再撑一个小时。”
  “这么短?”
  “保守估计。你永远不知道阿巴斯能发什么疯。”阿泰尔保持着清醒,“大概在他的剧本里,你我在罗马就应该被解决了。”
  “所以说,当时通风报信的真是他?”
  “消息确凿。”
  “那阿巴斯真是帮刺客组织招惹了大麻烦。”艾吉奥冷笑,“意大利境内的兄弟会分部损失不少,奥迪托雷家族也差点被扯进去。”
  “那我哥哥……”
   艾吉奥越过阿泰尔看过去,卡达尔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我不会拿马利克去冒险。”阿泰尔语气坚决。
  卡达尔用力点点头,目光却是担忧的。
  “我们得尽快回去。”阿泰尔转向艾吉奥,“赶在阿巴斯之前。”
  艾吉奥没回答,只是按了按固定用的白胶布。刚换上的绷带已经透出些微血色,阿泰尔很久没吃过这么大亏,他也一样。诚然阿巴斯是优秀的刺客,却每每被权力绊住手脚,现在连自己的同袍都被当成了阻碍。
  ——他们本该团结一心的。
  “我骑的是挎斗摩托,应该赶得及把咱们三个一起送回去。”艾吉奥站起身,“你的伤?”
  “不重要,先解决阿巴斯。卡达尔?”
  “一切正常,可以撤离。”少年立即回应。
  阿泰尔看着他。艾吉奥握着他的肩,目光把他整个人从上到下认认真真扫了一遍,从前他这么做时是温柔而亲昵的,更早一些时候是敬慕或者憧憬,此时却只剩下担忧和决然。
  “至少我会在你背后。”
  艾吉奥说。
  “We are one, brother.”
(The End)
小剧场(?)
  卡达尔:我不秃,可我还是好亮……
  本篇所有摩托由印度兄弟会友情赞助。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