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当黎明破晓之时(Ezio/Altair)


回想我上一次写EA已经是两年前了,因为拖延症关系导致这一篇非常赶工+未完结,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大概是环太AU,对人物性格把控可能不足,因为我已经好久没写他们了..!





作品:assassin’s creed

配对:Ezio Auditore/ Altair Ibn-La’Ahad

等级:PG

备注:环太平洋AU

 

艾吉奥扶住墙边沿大喘着粗气,他的额头还在渗血,湿热的感觉粘乎在他的眼睛和脸颊上,他还能从嘴角舔到了甜甜圈的糖霜,应该是刚才打掩护的甜甜圈在混乱中落到她的头上滚了下来。他的发绳早就不知道在混战中擦挂到哪里去了,一头散发乱粘着,就像个流浪汉。他的皮质夹克也被小刀划开了好几条口子,暴露出的衬衫布料是他最近几年最贵的衣服了,而现在被不知名的血液和污水搞得一团糟。打斗激起的污水顺着发丝渗入伤口,细菌与自身免疫的战争打响了,就像伏特加浇在他伤口上,因为靠近太阳穴而牵扯着,就连他眨眼都头疼。艾吉奥还在思考怎么像克劳蒂娅交差,她会像一只因为狩猎失败而暴怒的母狮,怒音吐出艾吉奥的名字,语速快到连中间名都不放过,就连包扎都会狠下毒手的那种。

艾吉奥向天空望去,鸟类正在迁徙,回春了。

 

"我只是让你下班帮我跑腿买个甜甜圈!"看吧,奥迪托雷家的女人永远都会这样,艾吉奥想着。

"你这个好斗的心就没停一下吗,这又是为了什么,有人要打劫你的甜甜圈吗?“克劳蒂娅气呼呼地比着手势,在快语速中还混杂着母语,就算比自己的哥哥矮一头也完全不输的气势。

艾吉奥只是自顾自地从窗户外边的楼梯钻进来,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铁锈块和墙灰,自然地接过克劳蒂娅在怒骂间还递过的发绳,将自己的半长发系好,将整张脸干干净净地露出来,除了还黏糊着血块以外,他依旧是个帅小伙。

“今天的羽毛。“艾吉奥从他皮夹克内侧小包抽出一根不知名鸟类的羽毛,放在克劳蒂娅面前。

“不要告诉母亲我今天又打架了好吗?“艾吉奥笑得很真诚,摇晃着那只羽毛,闪亮的棕色眼睛任何一个女性都不会拒绝。

“你这一脸的伤,省省吧艾吉奥。“克劳蒂娅拿走了那根”贿赂“,她还是生不起艾吉奥的气,如果意大利男人天生嘴抹蜜糖,那艾吉奥就是个蜜糖罐。

“她不是出城拜访马里奥叔叔了吗?”

克劳蒂娅鼻音否定了,她去厕所找出了专门为艾吉奥准备的小毛巾,柔软的织物被水充满又释放,艾吉奥则自觉翻出急救箱,开始在里面找酒精和针线,熟练默契就像发生了上百次。

“妈妈要我们今天出去吃。“艾吉奥边单手拿出酒精凭边接住了热毛巾,”她今天会回来艾吉奥,而你逃不过说教。“

“没准你可以给我补个妆?“

“哈,想得到挺美。“ 克劳蒂娅拿出针线。

 

阿泰尔盯着眼前的钢铁发呆,机体身上被蓝色的液体富士留下了斑驳的铁锈痕迹,接口处冒着烟雾,就像发动机过载的汽车引擎。刺激的机油气味混着海风扑面而来,厚重的钢铁如同一栋大厦遮挡了一半夕阳的红光,他眼镜反射的光线和机体形状,掩盖了他金子一样的双眼。这个巨人已经被削弱得破碎不已,数年的战斗与消耗已经让她疲劳不堪,在重大战役几乎都是头号阻截手,雷兽撕咬过她的手臂,尾立鼠的毒液腐蚀过她的驾驶舱,或者是被至今不明的怪物拖入过水底。阿泰尔靠近架台的边缘,拉住了固定的巨型铁链,他的整只手甚至包裹不完全这条金属,铁链的冰凉触碰着他的额头,铁锈味涌了上来,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溺水似的沉浸在回忆。

“菜鸟,滚下来,露台要关闭了。”阿泰尔大梦初醒般地睁开眼睛。

马利克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耐烦,阿泰尔想着。他现在更加沉默易怒了,主要是对阿泰尔才会表现,无论是日常的文书交接或者战斗计划都严厉而讥讽,特别是当阿泰尔降职成为马利克的下属之后,菜鸟这个词就没消失过了。

“要是你工作有你看破烂一半执着你就不会当菜鸟了。”马利克冷哼一声,向后看了一眼准备开始整修的机体,维修人员从他面前小跑过去,让他想起了旧时光,肩膀抽搐疼痛了一下。

阿泰尔沉默地跟着马利克后面,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本本文件,在走回内区的时间他手上就依旧有小山一般高的文件了,而马利克还在不停的从路过的下属手上拿过文件而转给阿泰尔。阿泰尔毫无怨言接过所有,他不排斥看文件,最起码最近他已经不排斥了,在才退下来的那段时间他暴躁而傲慢,他不服气自己的上司对自己的判决,更不服一个驾驶员每天看着毫无意义的人力资源和战损报告,在那段时间也不太敢面对马利克。

“多久归档?”阿泰尔接过最后一本文件。

“这星期,还跟着我后面干嘛,饭后散步?”

 

“很高兴再见到您,马里奥叔叔。”艾吉奥好久没在高级意大利餐馆吃过饭了,他每个月的警察工资可不够这些,更何况大部分餐厅在“突破点”出现后就被毁坏了,更别说提供上流消费的高级餐厅。

“你是个大小伙了艾吉奥,上次我见到你才这么高。”

“我一直没机会向您道谢,在困难的时候对我们的接济。”

“不用谢小伙子,“马里奥一改刚才的笑颜,换成了一副严肃脸,让艾吉奥感觉很不好,”而我想拜托你点事。“

“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成为猎人的一员。“

艾吉奥停了下来,这个问题在他脑袋里炸开了,无数的记忆和情绪就像爆炸开来的弹片伤害着他的大脑,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过这个词了,电视上每天都会出现的,却刻意被避免了很久。他的悲痛又回来了,那积攒了几年的悲恸和不解,对于突破点的的愤怒和猎人的整个组织的迁怒,就在那一刻他们家的整个世界都变了。艾吉奥涨红了眼,嘴唇颤抖着,他看了下自己的母亲和弟妹,脑内构成了无数个可能。

“我不想…叔叔…我只想让我的母亲和弟弟妹妹能安全。“

“我明白这很困难艾吉奥,我也非常抱歉,对你的父亲和哥哥,他们都是出色的驾驶员。“马里奥表情有点歉意,他顾虑自己太过直接。

“艾吉奥,亲爱的,“玛利亚拉过艾吉奥的手,她温柔而又坚定的声音安抚着他,”马里奥他跟我提过很多次了,但我希望再过一阵子再跟你讨论这个事情,但最近事态变了,我的孩子,我们不会强迫你,你的意愿,是你的决定。“

艾吉奥不是不愿意掺和这个组织,无数次夜晚他都梦见那些怪兽,不同的形态重合在了一起,他的愤怒和复仇欲望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烈,而接踵而至又是父兄的死亡的画面,回响着新闻报道里面巨大的噪音,愤怒与恐惧让他失去方向,母亲和弟妹则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安慰。

“我希望你们能安全…。”

“我们很安全亲爱的,我们也永远不会成为你的阻碍。你是那么像你的父亲,勇敢而自信,充满着爱,就像鹰一样渴望着天空。”玛利亚抚摸着艾吉奥的脸颊,向后捋过艾吉奥侧脸的刘海让发丝夹在耳后。

“我们没这么脆弱,哥哥。“克劳蒂娅也笑着看着他。

 

“阿泰尔,我的朋友!“阿泰尔永远不能理解意大利人的那份热情,对于他来说,每天都得到热情的拥抱令他适应不了,他和莱昂纳多也才一天不见,这架势却像久别重逢。

莱昂纳多是个天才,在世界大变天之前他就是个享誉世界的天才,他的智慧与思想根本不属于现在的世界,太过于超前了是现代科技限制了他的脚步。阿泰尔在做文职工作时才有幸见到了本人,这位大师亲和富有创造力,在很多机体设想上都是他给了阿泰尔启发,对于怪兽的理解也同理,没用人比他更了解。阿泰尔环视着莱昂纳多的工作室,墙壁已经没有任何空隙供对方使用,就算这样,每一天的新设计图还在迸发,从莱昂纳多的脑袋里泄出来,导致有一纸箱的设计图都放在了阿泰尔房间保管。

“您好,莱昂纳多。“阿泰尔拍拍对方的后背,分开了这个拥抱。

寒鸦今天带回来了毒妇的其中一条尾巴的末端,你一定要来看看!“莱昂纳多向阿泰尔展示他身后巨大的生命维持舱,里面漂浮着近三米的一条尾巴,因为末尾过于宽大的关系被竖斩成了一半,最宽的位置也直径超过了八米,就像轮船的铁锚被劈成两半,它的横切面还在渗出蓝绿色的液体,与里面的仿生液产生反应,持续排出气体形成泡泡向上浮。

“这只太小了,“阿泰尔回想以前的战斗,和自己见到的毒妇体型相差胜远,“寒鸦怎么样了?”

“但是更灵活,更像立尾鼠。据悉只有完全体的一半大小,在西海岸附近斩断尾巴之后就逃走了,“莱昂纳多点头回应,”不太走运,报废了一条胳膊和驾驶舱一半被毒液溶解,估计要整修很久。“

“这说不通,毒妇是顶级猎食者…。”阿泰尔用手触碰着冰凉的玻璃器皿,金色的眼睛陷了进去。

在那一瞬间,里面的残块突然抽动了,末端的尾刺打在了阿泰尔面前,撼动了整个维持舱。

“我想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阿泰尔吓退了一步,他心脏狂跳,生物本能的恐惧在叫嚣让他远离这个物体,这是最近几年他第一次与怪兽的身体近距离接触了,肌肉记忆让他下意识全身都紧张起来。

“没错,在这一块脱离神经控制与躯体正常循环四十八小时依旧显示强烈的肌肉记忆,这个太奇妙了阿泰尔!”

“它们都是绝对进化的怪物。”阿泰尔在这些年认识到力量的绝对压制,完全超过了人类的想象。

“我做了切片…,”莱昂纳多被外面的欢呼声打断,停顿了一秒,“它的细胞每秒都在变化,不断分裂重组出不同的新形态,为了就是完美适应外界,我的培养皿都不够用了。”

“这已经是我们已知的顶级怪兽……”又是一阵欢呼。

“为什么基地还不给您一个舒适安静的研究室呢。”阿泰尔摇头问着,他虽然比以前更能隐忍,但对于学术这件事他的要求总是挑剔的,在他眼里优秀的资源就应该给予最完美的硬件设施。

“驾驶员的身体素质也影响我对他们机体的修改!”莱昂纳多看起来没这么介意,他只需要更大的研究室堆下他的小发明即可,就算外边就是驾驶员的训练室。

阿泰尔埋头准备专心用显微镜观察之时又是不停的口哨与叫嚷,他猛地抬起头,被打扰的不快让他想看看最近是哪些精力旺盛的毛头小子又来当所谓的驾驶员了。莱昂纳多看了看他,清楚这又会是一场教训新人的课程,他怀疑阿泰尔把从马利克那里受的气全发泄在教授新人懂得沉稳初级课程上了。

 

艾吉奥不想惹麻烦,至少在他才踏上咆哮启动的直升飞机时是这么想的,他总会受不住自己的脾气,因为常年的压抑他更年轻气盛一些,荷尔蒙驱使他做一些事情,大多数是处于善意的,比如帮助被勒索的小个子而跟持刀的一群壮汉搏斗,或是跟混混斗嘴上升到打架,至于现在,是另一个年轻的雇佣兵嘴臭而已。

他在当警察的那段时间从黑帮的保镖的手里学到不少非正统搏斗的手段,在正视场合看起来有点脏,但是同理适用于雇佣兵,他很清楚对面想出些什么拳。艾吉奥的伤口又因为剧烈运动裂开了,汗液流了进去,他痛得闭上了一只眼睛,此时此刻的雇佣兵也被他打得满脸是血,摇摇晃晃地握住拳头,虚晃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对放马上要倒下了。驾驶员和新来的特种兵们都围了过来,准备看看新来的驾驶员有什么本事。

“现在不是训练室开放的时间。”一个声音打断了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小战场,就像消防栓打开一样,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向后看去。

艾吉奥抬起眼就对上了那对鹰般的眼睛,锐利而带有愠怒的金瞳直视着他,他很少看到这种浅色的眼睛,一片粘稠的琥珀海将他拉拽在里面,深陷其中。对方鼻梁还夹着持续向下滑落的银边眼镜,因为基地生活用品的缺失,这个男人已经长出了一两厘米的胡子包裹住他的下巴。男人还抱着一叠文件,宽松的衣物让艾吉奥一眼认出是刚才那群围着马里奥汇报情况的文职人员着装,但这个男人和一般的文职人员的气势完全不像,仅是眼神的扫射可比刚才那个蠢佣兵危险得多。

艾吉奥看着那个雇佣兵被不情愿地拉入了人群,就算还低声威胁着要把艾吉奥摁在地上揍。艾吉奥还在跟男人对视,对方注意到气氛的微妙,避开眼神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每当这个男人走近一步人群就安静一些,让艾吉奥感到异常奇怪,就像自己小时候打的电子游戏,这个人就是达斯维达一样控制所有人的呼吸,他心中都哼唱起了那首熟悉的背景音乐。

“新人?“至少声音不像,艾吉奥心里乐道。

“艾吉奥·奥迪托雷。”艾吉奥主动伸出右手,在迟疑一秒的对方伸出了手握上,四只手指。

“新人应该去磨合你的搭档而不是在这里打脏拳。“艾吉奥发现了,这个人比刚才的雇佣兵还傲慢,不一样的是这个人的傲慢是一种冷漠的鄙夷感。

“我单干文职先生,不需要所谓的磨合。“旁人甚至倒吸了口气,特别是老驾驶员。

“有趣。“男人急速伸出另一只手握在艾吉奥手腕上拉扯向他这边带,文件也因此飞落下来,他用膝盖硬生生地撞击了艾吉奥的肚子,艾吉奥一瞬间吐出了唾液和酸水,那一击迅速而强力,把艾吉奥打晕在地下愣了将近十秒钟。

男人始终面无表情,他刚才那一击完全没用出权利,但在艾吉奥眼里对方就像个不讲理的高年级学生,准备给他一个下马威。艾吉奥爬起来摇了下头,松垮的头绳也被甩了下来,在恍惚的视线看到对方挑起了眉毛。艾吉奥深呼吸一口,左右摆动了自己的颈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摆好了拳击手的姿势等待着对方。

他们周旋着,就像肉食动物开展前的互相考量,打量对方的每一个姿势和弱点,猜测对方的管用姿势以及防备地收敛自己的弱点,尽可能避免暴露过多信息。艾吉奥是先出手的那个,他出了好几拳都被阿泰尔闪开,就像对方看透了自己的招式,游刃自如甚至没喘大气。男人在出第一拳时艾吉奥瞳孔缩小了一圈,拳头产生的微风甚至能让他的皮肤感受到,迅捷得像一只猎豹,系统而致命的打斗方式让艾吉奥从进攻方变为防守方,他因为避让不得不持续向后退,对方摆出食肉动物的架势猛烈攻击,没有一招是虚有其表。在他躲下几次侧拳的同时男人起跳对艾吉奥侧踢了一脚,极限地伸展直至艾吉奥的喉咙,他顺势侧手抓住对方的脚腕向后拉扯,男人干脆借力跳起双腿夹住艾吉奥向借力方向甩,两个人同时重摔在地上。艾吉奥还没反应之际对方又跨骑上来直冲冲一拳,打在艾吉奥的侧脸上,划伤他的嘴唇。艾吉奥一脚踹开身上的猛兽,跳起来准备开始进攻。

“艾吉奥!“一声两个人都停下了拳头。

“莱昂纳多?“艾吉奥不确定地看着才从铁门里面探出头来的好友,他已经快三年没见过对方了。

“我的老朋友,原来你就是新的驾驶员!”莱昂纳多小跑过来拥抱起满脸是血的艾吉奥,热情得让艾吉奥想起了他们的故乡弗罗伦萨。

男人也大喘着粗气站起来,他金色眼睛收起了刚才的战意,在莱昂纳多面前甚至显出了一丝尊敬,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试图弹开沾在布料上的血迹。

“你不该跟阿泰尔打架的我的老朋友,他是个出色的搏击手,还是个矫健的刺客,”莱昂纳多打趣道,他对艾吉奥介绍那个男人,“阿泰尔,艾吉奥;艾吉奥,阿泰尔。”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这次是男人先伸的手。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