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大家好,我是28號的這隻咸魚乾,抱歉遲到到現在,在此道歉...@_sventure


[賭約]

CP:EA

文筆過渣還是大約交代個劇情:
設定奧迪托雷家為現代人並且不是刺客,阿泰爾因為對於瑪麗亞的思念與執念,魂被束搏在了早年他為瑪麗亞所繪的圖上,而在這幅畫像幾經波折輾轉最後來到了奧迪托雷家,給喬凡尼收藏了,而阿泰爾也在這個家的書房中待了下來。
長年的孤寂的會讓人忘卻時間流動,而伊吉歐偶然打破了這個局,他由於出過一場嚴重的車禍,瀕臨過死亡,而暫且獲得了看見鬼魂的力量,於是這個少年闖入了阿泰爾的千年孤寂之中,他們交流聊天談心討論事,他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有關那個失憶症的討論。
並且漸漸被互相所吸引(伊吉奧的初戀),但生死的距離實在太大,阿泰爾選擇忽視這段情感,望成為過客。
後來在二十歲後,伊吉歐喪失了看見鬼魂的能力,伊吉歐並沒自暴自棄或者發瘋似的找回能力,而是繼續打算把日子過下去。
而最後,當醫生宣布他得病的消息時,他所想到的是,放心不下家人外,以及。
自己是否能贏得賭約。

*
手裡的鉛筆來來回回的,單人病房裡,明媚的陽光透著玻璃窗照進了室內,坐在病床上那年過半百的老人,細細的繪畫著一幅穿著素色刺客裝帶著兜帽的男人,整幅素描已經接近七成的完成度,已經隱約能看出畫中主人翁的面容,就只差臨門一筆,便能看清他的面容,可老人卻遲遲地沒有再下筆,而他拿著鉛筆的手正微微地顫抖著,本來平靜的眼裡在轉瞬之間便被沈浸在了不安,老人低下腦袋不斷念道著什麼好似像什麼驅趕恐懼的咒語。
一旁的呼叫鈴忽然地自己壓了下,沒有多久的時間,護士小姐便急匆匆地趕到,面對他拍打著老人的右肩,喚回了老先生的神智。
而在無人注意的角落邊上,一個戴著篼帽的身影悄然地在那待著,他的身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略顯的透明,漂浮著。
直到老人被安撫後入睡護士小姐離開,這個年輕人才漂到了老人的床邊,靜靜地看了他被疾病摧殘日漸消瘦的面孔,年輕人這才轉眼看向桌上那張署名了伊吉歐.奧迪托雷,未完成的畫作。
年輕人一眼就認出了素描上的那張面孔,畢竟沒有人會對自己的臉感到陌生。
「在你十九歲那年,我記得我們討論過,生前失憶的人能不能將丟去的記憶尋回,我記得我們爭辯了好久,直到你的妹妹喊你下樓,我們的討論便也不了了之,而現在...」
「你是打算來告訴我,這個理論是你對了,是嗎?」

年歲這樣的事情,對於成為鬼魂被禁錮的阿泰爾而言,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他是名刺客,是幾世紀以前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時期的人,而他對於生前最大的執念或許,因為思念比他先走一步的亡妻瑪麗亞,最終在死後,阿泰爾的鬼魂被綑在了他所曾經為她繪製過的畫像上。
而畫作被夾在手扎中,在不知道被幾度轉手後,最終留在了一位名叫喬凡尼的銀行家手裡,手扎被收藏在閣樓的書房,而阿泰爾最終也在那裏暫且結束了漂流。
而讓他再一次感受到時間流動的,便是喬凡尼的二兒子伊吉奧.奧迪托雷,這個孩子,古老的鬼魂對他曾有所注意,聰慧機靈,可惜年紀尚小的他還太過躁動,但他確實與手扎那些曾經的主人並不大相同,總感覺他的眼神特別的乾淨。
而就在十九歲那一年,一場車禍造就了阿泰爾與這個孩子的第一次接觸,由於這次在車禍中極度的接近死亡,這讓伊吉奧暫且地獲得了可以看見鬼魂的能力,一次沒有太陽的午後,伊吉奧才從醫院出院,由於身上的傷並沒有好透,還打著石膏,這讓伊吉奧只得留守在書房,至少這樣翻翻書什麼的,並不會讓他感到無聊。
阿泰爾倚著窗戶,看著在那裡有一頁沒一頁百般無聊地翻著書的少年,感嘆著現在孩子們的心性
,而就在此時,少年抬起了腦袋,兩雙眸子四目相交,這是一人一鬼第一次意識到對方的存在。
而在這第一次相見後,伊吉奧只要有空閑,便天天泡在家裡的書房裡頭,聽著這知識淵博的老鬼魂給他講述著各式各樣的經歷與冒險與討論。
例如說,他們討論過失憶症患者在死後,能否找回他的記憶。
每一次阿泰爾的故事都扣人心弦,如同石子一般,扔下去激起了泛泛漣漪,
有一次看著眼前的少年聽著入迷的模樣,阿泰爾沒忍住抬起手來想要摸摸他的腦袋,可現實並非像童話與傳說那樣,沒有特別的凝聚,阿泰爾的手直接就穿過了伊吉歐,這一下讓他猛然回想起,身體早就被埋入了泥土中的他,早已是個死者,生與死的差距,他遲早要與這個孩子做分別。
而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在二十歲成年的那一天後,伊吉奧就徹底失去了看見鬼魂的能力。

也或許是阿泰爾所帶來的影響,失去了看到他的能力後伊吉歐並沒有發瘋似的再去尋找方法瀕死一次,而是將思念埋藏於心,年輕人開始收好了那本筆記,他知道,那明白衣刺客一直就在自己的身邊。
日子就這麼平淡的過去了,當時矇懂機智的步入壯年繼承了家業,他還是很愛書店,也在那兒碰上了此生他最愛的女人,蘇菲雅,他們還有了一個女孩兒,跟著她的姑姑做學習。
而在他五十幾,還不能算老的年紀,上帝卻跟她開了玩笑,在好幾次演講台上腦子一片空白後,去醫院檢查,卻被告知,他得了阿茲海默症。
回過神來,阿泰爾拉回了意識,看著漸漸轉醒老人,伊吉奧看著那幾十年不變的熟悉面孔,只是彎起嘴,回道。
「是啊,你可等著我親口告訴你吧。」
你可終於能夠碰到我的腦袋了。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