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EA30Days/文明末日Paro】四百年

【未来文明末日paro】

人工智能Ezio x 指挥官Altair

(我没写完,有后续咕)

01、ooc警告,bug如山高

02、辅垫超长需要耐心,

03、角色死亡

 @仙人灯 是我




【人类的所有智慧可以归结于两个词语:等待与希望。】

01、

飞船上

Ezio百般无赖的靠在控制台上,按钮红绿相间,规律的闪着光。百般无赖,这样一个充满人性的词可能不适合形容一个AI。

但很明显,AI的身体里已经因为无聊而发出了“滋滋”的杂音噪点。

飞船的控制不需要太多繁琐的工作,越发达的科技操作就越简单,AI足以承担起一切,所以诺大的控制室里只有一个孤单的“人”。

整艘船呈椭圆形,合金涂装经历了长时间的宇宙航行,原来的图案早已看不出来,冰冷的金属与冰冷的宇宙相衬,里里外外的划痕刻着时间。

他是这艘飞船的控制中枢,当前人类文明科技的顶尖造物,一个拥有人类感情的人工智能。有些哲学家说他已经不属于AI这类的范畴,应该被归于一种新型的,更强大的人类。但他从来没这样想过。

人类文明的火种已经在这黑暗无边的宇宙中飘荡了四百年。在四百年前,那时人类就已经处于崩溃边缘。老年化社会,人类寿命大幅度延长,长寿者甚至突破200大关。地球上臃肿的110亿人口让整个生态系统都吃不消,矿物质挖掘殆尽,留下满地矿坑。城市越建越高,因为建设地下城市的项目失败。大楼高度直到一次大型坍塌事故才被限制。人们拥挤不堪,空气夹杂着粘稠的灰尘。灰白,令人窒息。绿色植物更是成为富豪人家独享的稀罕东西。

而人类的跃迁技术体系刚刚建立,还不足以供应大量人口的物资需求。飞船方面的研究倒是有不少进展,相信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一些机会。人类就可以脱离重力的束缚,飞向星空。

时间不用大久,三五年,科学院联合研究一下可能压缩到三年之内。如果可以等到几年后,文明会在宇宙蓬勃发展,人类也就能在宇宙中无数先进文明里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们可以和地外文明交流彼此的社会,了解不同的生态系统,同时科技与文化也会爆发式增长发展,或许还能和某个文明建立友好关系。

没有那个机会了。

世界范围战争一触即发,就像一颗充满火药的炸弹,等待导火索的引燃。

然后炸弹被引爆。

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不过可以确信的是,人类已经失去了家园。近乎疯狂的核战争彻底的摧毁了地球的生态。

那场景,与神话传说中神灵降下天灾没什么区别。火焰焚烧了整个世界,地表充斥着辐射。地球上的原生生物在这场战争中灭绝了91%。

人类就是自身的神明。

幸存的人们用为数不多的材料,在一片废墟中研究出关键技术,制作了这一艘飞船,带上从古至今文明所传承下来的所有资料,文化,历史,艺术,社会,科技。开始他们的航海旅行,直到找到下一颗宜居星球为止。然而,历史总是在循环和重演,似乎每一个第一次都不会那么顺利。环球航行也好,迈出地球也罢,牺牲与泪水总是难以避免的。

不过Ezio相信人类总能坚持下去,他们毕竟每一次都挺了过来。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漫无边际的思路,一双金色的眼睛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这双眼睛的主人有着立落的棕色短发,抿着嘴唇,身上穿着代表身份的指挥官白袍,上面有装饰性的金纹。

Altair,24岁就成为飞船的指挥官,人类文明的领路人,文明秩序重建的导师,对Ezio拥有最高的控制权。

当然,Ezio不会说他暗恋指挥官很久了。

这真是不可思议,一个人造物,居然拥有人类的感情。还是“爱”这种最为特殊,最为伟大的感情。他自己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会发出感叹。

那么也同样,他没敢说。

说出来可就不得了了吧,那些哲学家和社会学家们又要重新考虑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相处关系了,说不定还会给他加上思维区域限制之类的东西,难道当初制造出他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过吗?人类社会真是复杂。

Ezio也不能说,文明的存续可不是用来谈情说爱的,不必要的感情可能会影响指挥官的很多判断。他们开不起玩笑。他作为控制中心,过多多余的思路也阻碍系统的流畅运转。

他们没有时间,不仅是他们没有时间,整个人类种族都没有时间。

“Altair,什么事?”

男人偏了偏头,用冷静的声音说:

“c区的负责人反应有大量异常能量波动,你检查一下。”

“好。”

Ezio开启了针对c区的大范围能量场扫描,一幕人类生活场景,在他的眼前展示出来。房屋狭窄而逼仄,这是发展了四百年但空间没有扩大的后果。空气清洁度极低,只能勉强维持生存,清新之类的是不可能的。人们穿着工厂统一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黑色麻布衣,沉默的在昏暗城市中走着。基本不与他人交流,每个人都得在工作岗位上,每天提供灯光的时间少的可怜。即使是几乎不停的回收利用和12个小时的不间断工作,依然有人挨饿受冻,因为资源有限。

该区域负责人所报告的情况仿佛一点都没有影响当地居民的心情,面对危险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实际上他们快失去应有的感情波动。活下去,成了一种执念,早已没有任何意义。仅仅只是活着而已。但活着,就已经弥足珍贵了。

生命还在跃动,希望就不会逝去,人类就还有希望。光明总是从腐烂的废墟中长出来的。

“麻烦,动力系统有点小问题。”

“多久才能解决。”

“呃…大概一天左右,只要维护小段时间就可以。”

“尽快。”

Altair说完这句话,向Ezio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外走,还有一些管理工作得处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这位大忙人。

“Altair。”

男人顿住脚步,金色的眼睛看向他。

“?”

Ezio笑笑,颇为人性化的摊了摊手。

“我只是认为你需要休息,你已经连续不停工作一个多星期了。即使对人类的感官作了强化,它们也不是永动机。”

Altair交叉双臂,挑眉。

“我想你也不是。”

“得了吧,别忘了我可是个高级自律智能,我认为你应该赶紧去休息,短暂的也行。那些工作的重要性也不高,可怜可怜你那快要过载运行的大脑吧。”

Altair没说话,他的神经确实已经绷紧太久,从前几天,意外就一直层出不穷。

见状,Ezio趁机说:

“余下的工作我可以帮你完成。”

Altair看向Ezio棕色的瞳孔。

“我还没虚弱到那个地步,没有必要。”

他看了一眼传输过来的结果。

“我觉得我扫描出来的数据否认了你的观点。”

“亚健康状态…人类还需要一个指挥官,你也知道长期这样会引发基础疾病恶化吧?”

“你也知道我是个指挥官。”

Ezio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是的,先生。但这个工作是长时间的。”

“……”Altair有些动摇。

“有些工作需要人类来完成。”

“人工智能被制造出来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这些?”

“…你上次用一个质量投影差点引发整个区域的骚乱。”

“…上次是我没掌控好…那片区域空间本来也不稳啊。”

听到Ezio有些苍白的辩解,他摇了摇头,但还是扯出一个疲惫的微笑。

“哈…你要是再次引发骚乱可得自己解决。”

Ezio拍拍Altair肩膀,手直接从对方的身体上穿过。

“我好歹也是个控制中枢,休息室直走左转,指挥官先生。”

Altair拍开那只虚构的手,他已经懒得做出轻松的表情了。高强度的工作让这位指挥官也有些吃不消。

“回到你的岗位,奥迪托雷先生。”

Ezio打开控制系统,数据一涌而出。

“如你所愿,Altair。”

他目送着指挥官的白袍在通道中消失。叹了口气

“天,这个工作量。简直不是人干的。”

好像确实不是人干的。


02、

Ezio现在正把主要能量放在扫描宇宙周边环境上,过于长久的航行导致能源的短缺,他没办法无时无刻都盯着飞船里所有的情况。现在他们正在经过一个行星系统,它们的恒星还很年轻。Ezio检索着是否有宜居星球。

留给人类的时间并不多。

再找不到安居的地方,维生所需要的东西总是会耗尽的,自律机械们也需要维护。

所以如今主要的管理工作就交给了Altair,指挥官面前控制面板上的信息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流动。

Ezio看着这个充满活力的行星带,大多数都是巨大的气态行星,哦,还有不少矮行星。余下几颗小小的类地行星,离它们的恒星又太近了。飞船遇上行星带的情况可不多见,大部分时间都在黯淡的虚空中航行。宇宙这么大,飞行数个月没有碰上任何大型天体的时候也是有的。

“情况?”指挥官头也不抬地问道。

“这里倒是很适合在寒冷环境下的类脂化合物生物生存。”

“嗯。停下来补充完物资之后就开启跃迁功能,别浪费时间。”

Altair继续埋头工作。

补充物资其实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听起来挺简单,但在每个星球上情况都不同。

就比如说气态行星,它们连着陆用的陆地都没有,更别提什么矿产资源。一些类地行星倒是可以上去,当然不是人类去,而是放出自律机器,那些机器会自动采集对延续文明有用的资源。成功率不高,不少行星上充满了气旋和不稳定的天体轨道。机器们曾经在一次出舱时被一块脱离引力场的冰物质全军覆没。不然如果每次补充物质都无比顺利,资源就不会短缺了。

Ezio操纵飞船,经过一段短时间的超光速飞行。靠近了一颗褐色的类地行星。这个行星系统里的恒星刚刚进入主序星阶段没多久。质量只相当于太阳的0.21,温度也只有3200K。现在眼前的这颗类地行星,它在它们的恒星第三个轨道上,和地球一个位置。

只不过它不拥有任何的生命活动,恒星温度远远不足以维持基本的热量提供。星球表面上仅拥有冰冷的山脉和陨石坑,从远处看,连绵不绝的山脉像是这个星球脸上丑陋的皱纹。

这种地方简直是每个文明的噩梦。

他盯了这个星球一会儿,抱着手,自言自语的说:

“天,真想用我们母星照片给我洗洗眼睛。”

于是Ezio就这么做了,地球的照片占据着大半投影面积。画面上,一个生机勃勃的星球被呈现出来。

明明和眼前这颗死气沉沉的星星处于同一个位置,但它孕育了一整个文明。大陆板块上缠绕着绿意,海洋则在旁边翻涌,大气层充满氧气。比起浩瀚无垠的虚空来说,地球简直是个乌托邦,是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国际秩序虽然还不太稳定,各个地区偶尔也有一些小纠纷。但人们的生活总归还是幸福快乐的,即使偶尔有一些悲伤一些沮丧。他们总会一起度过难关。孩子们有糖吃,青年人在与同龄人大声争论,思想碰撞。老人们坐在家里,静静的回忆过去的时光。

虽然有些困难,生活总归是过得去。不用担心什么时候文明被毁灭,什么时候突然漂来一艘外星人的飞船入侵,又或者整颗行星突然被抛出轨道。

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400年前,足以传唱成旧日歌谣的事。

如今地球的情况,应该也只剩下与这相像的冰冷山脉和充满核废料的天空吧。

Altair好不容易抬头,瞟了一眼陷入自我思绪的控制中心。

“我觉得如果我来控制,效率应该会高得多。”

Ezio的投影转过身来,对Altair露出一个微笑:

“原谅我。你居然还得给一个机器触景伤情的时间,谁叫他们给我设计了独立人格呢?”

“别废话,采集资源。你还想再犯上次的错误?”Altair一边工作一边回答。

上次他们靠近了一颗蓝色的类地星球。这颗星球的自转周期与地球十分相近,大气成分也是。要不是整颗星球上没有一片陆地,海面上还遍布漩涡的话,飞船会在那里着陆的。

飞船在这颗引力特殊的海洋星球轨道上环绕采集资源时,因为停留时间过长,轨道受到了影响,导致星球上的海洋成分有微小改变。

本来这点小改变要是对于进化完全成熟的生物种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问题就在于星球上的生命形态还处于单细胞状态,海洋成分的改变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原先飞船质量对星球轨道的影响大小,作为AI的Ezio应该准确的计算出来,但都说过,计算力有限。

到那颗星球时,资源近乎耗尽,人们虚弱而饥饿,而这正是不少太空疾病入侵的好时机,社会结构乱成一团,Altair忙着恢复秩序。所以那时Ezio的计算力几乎全提供给医疗系统和维生工厂。

影响程度计算出来后与实际结果偏差还没有到万分之一,这万分之一,成功造成极为严重后果。

显然的,他们搞砸了。

但要说对这星球上的单细胞生命有没有什么弥补措施,答案是没有。没时间去弥补,没精力去弥补,没资源去弥补。这三个东西少到连支撑活下去都勉强。

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愧疚,也就止于愧疚这一步。人类表示了哀悼,然后继续前行。为了活下去,他们得这么做。

之后每次采集资源,都会尽可能地缩短时间。防止再出现这种情况,对星球上的原生生命造成巨大打击。

想到上次的经历,Ezio嘴角抽了抽。

“扫描仪扫描过了,这颗星球上没有生命。”

Altair毫不留情的反驳。

“我不敢肯定你的计算能力有没有出问题。”

Ezio调出能源利用分布图出来,像是要证明他的话

“情况不同,我现在的计算力很充足。”

蓝色的电屏幕漂浮在空气中,上面整齐的排列着飞船内部每个角落的能源情报,闪着白色的荧光。

Altair有些不耐。“是么,那就快用你充足的计算力去工作。”

“呃,真是冷漠无情。”

“我有没有听错?”Altair笑了,只是皮笑的那种。“一个人工智能在说人类冷漠无情。”

“得了吧,大多数情况下人类比机器都要冰冷。”Ezio答。

“那是因为有丰富感情的人都死了。没在开始的大灾难中毁灭的也会在这几百年的日子中化为灰尘。现在可以去工作了吗。”Altair总有把每个疑问句说成陈述句的能力。

“您说的都对,是是是,我这就去工作。”过一会才听到Ezio不情不愿的声音。

Altair起身,用手揉揉自己的眉心,低声自语

“他们当初为什么要给他设计独立人格……”

他看向舷窗外,宇宙一如往常,漆黑,没有任何温度,无比空旷。几颗遥远的恒星作为苍白的点缀。Ezio操控的机器人正在以一种扭曲狰狞的方式歪歪斜斜的靠近星球,Altair看着那些银白色飞的张牙舞爪好像根本没人控制的机器人,叹了口气

“算了……。”

探测器靠近星球,降落伸出机器手臂开始开釆和挖掘资源。炸出一片片火花,火星四溅。声音在宇宙中传达不到飞船上,一切都在寂静中进行。

他沉默的看着这一幕。船舱内外都弥漫着压抑的气息,谁知道人类还能撑多久?

也许是三年,也许是三天。

人们的基因已经开始劣化。

等开采完资源运送回飞船之后,找到下一个殖民地就要提上日程,时间越来越紧急。

一群科学研究者正在商讨基因劣化解决方式。Altair保持了中立,每次进行一些大型的科研实验,都会浪费数目可观的资源。而这些资源的浪费会导致一部分已经达到了生理极限的人类死去。

资源有限。已经失去了劳动价值的人们大多会选择安乐死,留出一个新的位置给年轻人或者一个新生命的降生。

很不人道,却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为文明的延续。他每次执行安乐死时,心里都会默念这句话。

Altair不知道这群研究者能不能解找出解决办法,他不能放手不管基因问题,也不敢浪费资源。就只能保持中立,在资源有余额的情况下,比如说在保持生存需要的同时又开采了多余资源的话。他会把这些资源拨给研究者们。这样导致实验进程缓慢,但比什么不做都要好。

现在的人类文明就像摇曳的火苗,随便一阵风都能将它吹灭。Altair挡不住那阵风,他只能尽他所能保住火种。

或许可以多拔5%的能量到宜居行星探测上。他想。



03、

这片星区疑似有宜居星球,稳定,平静。有八颗行星围绕着恒星,少有流浪天体穿过。

就和之前的太阳系一样安宁。

他们的飞船停在行星轨道之外,进行星球参数的收集。早在几个月前,扫描仪检索到了这颗与地球有93%相似度的星星。然后飞船就跃迁2169光年来到这里,花费的人力物力就不计其数。不用说,人们都希望这次有个好结果。即使只有一点光明也要抓住,谁知道会不会成功呢,坚持下去总会有办法的。

人类已经飘荡太久,久到忘记站在真正的陆地上仰望真正的天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们的故乡,我们的地球到底是什么样的?

Altair不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儿童们只能靠纪录片和书籍来了解自己曾经的家园。大自然的风,大自然的湿度,大自然的气息和那种看上去就能给人灌溉澎湃生命力的绿色,不是单纯看那些干巴巴的视频就能感受到的。

他计划在找到适合居住的星球之后,文明重建的同时也要把复苏地球生态系统排在前位。总要让孩子们亲眼见见地球的树木,抚摸它们的年轮,绕着树干玩捉迷藏都行。

就好像400年前母星上的孩子做的那样。

等到工业系统慢慢恢复的差不多,大概儿童们就可以拥有一个真正相称的童年。他们可以到树上掏鸟窝,呃也不一定是鸟的窝,无聊的时候可以蹲在地上用脏兮兮的手玩玻璃球。

而不是一出生就接受大量的体能训练和不间断知识传输,整天闻着循环几百年的空气,吃的是乳白色合成食物。

仅仅是想一想未来生机勃勃的模样,他就充满了信心。

从思路中回过神来,“Altair。”耳旁响起人工智能的声音。这让他有些诧异,毕竟平时那个闲的要死的机器人都是直接过来找他的。

“怎么?”

“…………”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带着一丝激动的颤抖开口

“我……找到它了。”

“找到什么?”Altair一时间愣住没反应过来。短暂的思索之后,他才猛然惊醒。

“你最好别在开玩笑。”他的表情显然有些失态,几乎抑制不住脸上的欣喜。“我马上过来。”

Altair已经很久没用船内的传送系统,资源短缺后,传送被视为为浪费能源的行为。今天这个停工了几百年的老机器又一次运作,也是指挥官第一次亲自破例。

顾不上那么多,他是跑着去指挥室的。

刚踏入门口,一眼就能看见Ezio的投影,站在控制台前沉默的看着眼前星球的参数。

随后,Ezio转身给Altair展示屏幕上的数据。

屏幕上的是一颗绿色星球。

一时间指挥室陷入寂静。

良久,指挥官才从激动中缓过来。

“数据无误?”Altair凝视着Ezio,后者向他郑重的点点头。Altair盯着这颗与地球无比相似的行星,舒了一口气。

不管是从生态圈,细菌数量,大气层水分,重力参数都完美的不可思议。除了需要应对一些常见的外星疾病,人类应该可以没有障碍的在那里生存。开拓机器最近也修复完毕,短时间内不用担心殖民地的问题。

他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放松下来,看这颗星球的目光好像在看黑夜里的火种。

而这时,指挥官的身影微微模糊,没有持续太久。不过激动的两人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Ezio从背后靠过来,搭着Altair的肩膀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我觉得今天晚上需要喝酒庆祝一下。”

“想都不要想。”Altair直接甩开了他的手。“用机器勘测过这个星球的地表了吗?”

“别,我们终于成功了不应该有个庆祝活动吗。”Ezio哀嚎起来,试图说服Altair。

Altair没有回答,抬手打开控制面板发送数据包。“等你把这个星球的重力引力场自转周期恒星系统宇宙具体环境和基本行星参数表填完,我们再来庆祝。”

Ezio叹了一口气,好像早就预料到Altair会是这个回应。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整个飞船上的管理人员都别想休息哪怕5分钟了。

首先得动员民众,让他们叫上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收拾要带走的东西。让完全不懂得发生什么的管理层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组织人员分成各个小队,平民队伍里至少要安插医疗人员和军队,保证到陌生星球上不会发生太多人员伤亡。

让医学家们赶快研究出针对星球疾病的解决方法,设立完整的疾病检疫程序,防止大规模的病毒传染。注意重力的变动和不同恒星对行星生态环境的影响。开放全飞船的通讯系统,避免有人被遗漏。

但在做这些之前,最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

苦日子结束了。

Altair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里面坐着几分钟前被紧急通知召集过来的负责人们。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安与紧张。不奇怪,已经很久没有好消息了,他们还以为是飞船部件出问题了呢。

Altair直接坐到主位上,打开投影屏幕。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用最平静的语气说道

“各位负责人,我们找到了新世界。”

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议论声爆发开来,声浪弥漫四周。尽管这些人都有超乎常人的自控能力,但面对爆炸性的消息时,这些能力通通失效。

Altair静静的看着这混乱的场面,然后他打开了这颗星球的参数。

所有人闭了嘴。

在座的不仅是飞船最高管理者,同时也是最优秀的科研人员和军人。每个人都懂得这份表格的意义。水氧含量,与恒星的距离,生态,磁场,完美的像一颗专门为人类定制的星球。

数据是最可靠的证据。

“别废话,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先来安排各区负责人的工作…”

“呃,我很抱歉。”一位负责人冒冒失失的站起来,打断了Altair的演讲。

Altair知道他,c区的负责人,是一位严肃可靠的军官。可这时这位军官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迷茫,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我会领罚的,指挥官先生。”他咽了口气

“只是……我想问,这是真的吗?”

这是真的吗?

Altair对于这位打断他演讲的军官并没有表示恼火,反而指挥官环顾四周,感受着在空气中充斥的影影约约的激动和兴奋。

他一一注视着每位负责人的眼睛。

“这是真的。”Altair这么说。

04、

【重大通知:所有公民除去管理和技术人员,其余人员请回到家中进行体质检测。如有人员失踪必须及时上报,防止遗漏。请公民按《迁徙事项》中的要求整理资源,我们的飞船时代将要结束。

.来自人类最高指挥部】

这则通知在飞船的每一个角落响起,发到每个公民的手中,投影在城市街道两边。人们手足无措的接受着紧急命令,从工作岗位上下来迷茫的走在街道上,迟疑不决。 所有人认为自己在做梦,没人想过飞船时代还有结束的一天。直到他们发现自己的朋友,亲人,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都与自己一样面露迷茫的挤在街上。

动员工作很快开始,资源分类管理,人员统计,小队组建。飞船上上下下忙的不可开交,长时间航行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人们会无条件高效率的执行命令。不按照规定完成任务的人都没能活下来。

一头雾水的平民们按照要求安静的等在屋里,第一批开拓队已经做好准备待命。等开拓队站稳脚跟,才会陆续朝星球上运输人口。

Altair此时站在巨大的船舱门前,他会与开拓队伍一起第一批踏上新世界。Ezio也要随队负责通迅联络飞船本部,万一开拓队出现情况,也能及时把消息送岀。

指挥官往身后看去,后方站着一千多人的先锋们,顶尖的科学家被精锐军队包围起来保护。他们即将面对恐怖的传染病毒和不知名的猛兽。Altair不指望能全员生还,这部人能活下来二分之一就算幸运了。而这样的命运看起来丝毫没有影响到开拓队员们,他们脸上除了镇静再无其它。

Altair转身望着Ezio,那双金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突如其来的撞进Ezio眼中。Ezio被这罕见的笑晃花了眼,等他反应过来时,指挥官已经换成面无表情的模样。

“Ezio。”

“我在。”Ezio对Altair偷偷笑了笑。Altair装做没看见,以一贯的冷静开口

“我的朋友们,如今是时候迎接挑战了。人类的世界已经来到,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第一开拓队时刻待命!”后方传来整齐的高呼。

“很好,Ezio。”Altair向Ezio点点头。在AI控制下,大门缓缓打开。外面的世界展示在所有人面前,只要向外跨一步,就是阔别400年的大自然。Altair深深的凝视着飞船黑色陈旧的墙壁,随即不再犹豫,

“我们走吧。”

指挥官脚踩在草地上,整个人似乎要融化在久违金黄色的天光中。在Altair完全没入阳光之前,Ezio赶紧跟上那白袍的背影。

Ezio到舱外了,他看向在自己身边的Altair,指挥官半张脸都被光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这让他看上去比平时柔和不少,Ezio看着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走到Altair跟前,指挥官疑惑的抬头。

“Altair。”

“嗯?”

“我…”Ezio还没把话说完,四周的景物突然开始伸长扭曲,一切都变的破碎失真。物体失去颜色化为黑白,花草植物扁平的失去高度。而指挥官和人类们的影像碎成一片剪影,插在混乱诡异的扭曲时空中。

如同一场美梦无法持续。


05、

他醒来的时候,Ezio惊讶的发现自己在控制室里。控制室看上去倒是完好的,但对周围环境进行扫描的时候,却显示这间屋子已经有400年没有使用痕迹了。桌子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灰。

怎么回事?

他立即打开飞船监控,系统吃力的亮出屏幕,闪烁不定。画面维持了几秒,终于不堪重负的黑屏了。 Ezio试图修复过去的监控数据,这时AI的动作突然停下,好像程序被人强制停止一样。

思维限制,过了一会儿Ezio才恢复自由思考能力,只有思维限制能造成这种效果。可眼下这情况,由不得他思考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思维限制。

他得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人们去了哪里。

Ezio决定自行从上往下搜索。

走的越远,越便发觉不对的地方。飞船各地与其用很久没人使用过来形容,不如说,根本没人来过。居住区虽然破烂,但内部的设置却十分整洁。仓库也是,物资全按分类放好,齐全的明显没有使用痕迹。

他怀着疑惑继续前行,直到走到舰长休息室。Ezio刚想推开门,那种思维凝睇的感觉又来了。思维限制,这里也有。

Ezio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头回到控制室,试图搞明白怎么回事。

当他回到控制室的一瞬间,巨大的信息数据冲击着他的整个程序。他痛苦的蹲下,承受着几乎能够把思维区块冲垮的信息流。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寻找宜居行星:任务完成】

【思维限制解除中…】

【解除完成】

故事要从四百年前说起,地球刚结束核战争时。Altair领导的幸存者们从废墟上苏醒,他们醒来时一无所有。没有面包,没有水,没有希望。

Altair在人们混乱恐慌的情况下,提出了前往星空的疯狂想法。一开始没人当真,毕竟就凭几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做到这种壮举?但仍有人愿意尝试,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在继续生存下去。这个计划前期一直暗地进行,这样的状态持续到幸存者们遇到那座地下研究所为止。

他们在那座研究所里发现了Ezio,和一艘未完成的飞船。发现Ezio时,他就已经有了自主意识。不过幸存者们也没什么好介意的地方,在末日来临之际,能用的都要用上。而Ezio创造出来被赋予的任务就是延续人类文明,这样东拼西凑,一个杂牌宇航队也就这么被组建起来。

研究过程跌跌撞撞,总不能指望一群从零开始的人突然给你把飞船修好。可他们成功了,他们完善了飞船。

飞船完成的那一刻,幸存者们是充满希望和信心的。

他们相信,只要重新找到一颗宜居行星,人类文明就可以遍地开花。即使他们这代人没能做到,后代也总有一天能回到生机勃勃的陆地上。

Altair也这么认为。

幸存者们打包好行李,准备了近三十年的物资,这些物资能帮他们渡过初期无法物资循环的困难。他们带上了堪比美国国会图书馆的书籍量,其中不只有电子书。还有人类千百年来的科技结晶与发明样本等等。他们一股脑的把这些东西塞上飞船,在一个没有风的晴天出发飞向星海,开始的一个月顺利的不可思议,每个人都在幸庆自己踏上了这趟代表希望的航行。

然后疾病爆发。

幸存者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医疗团队疯狂的寻找解决办法。可无法挽回,没人知道疾病的原因,也没人知道怎么治疗。他们只能看着同伴不断减少,看着人类火种没入黑暗。他们做了一切能够做到的,隔离,疫苗,甚至安乐死,什么方法全都尝试了。

他们难道是太愚笨了,找到治疗方法对他们来说太难了吗?

不是的,没有什么是太难的,只不过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这场辉煌的逃亡,一次最后的挣扎,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消亡殆尽。

在地球上受到的长期辐射与在太空中的陌生病毒,轻而易举的毁了这帮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幸存者们。

Ezio在回忆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那个刚开始使命的人工智能无法接受自己的人类创造者们全数消失的事实,为自己缔造了一个完美的梦境,思维限制。他把自己以往的记忆全部封存起来,用庞大的计算机力做出人类还存在,仍旧生活的场景。

如果一个机器想要欺骗自我,他会比任何一个人类做的都要好。Ezio把手从控制台上放下来,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好像一个世纪之后,他才开口出声。

TBC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