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AC/EA】Embrace(5)


Chapter 5

    刺客导师搂着学徒,悄无声息地翻过货箱的侧板。城郊的小路遍布坑洞,司空见惯的震颤并未引起车夫的注意。半小时之前,阿泰尔带着艾吉奥从圣十字大教堂一跃而下。厚实的落叶缓和了下坠的冲击,也同时阻隔了旁人的窥视。他们搭着这辆顺风车直出城门,成功摆脱了追兵的纠缠。

    四周幽静地只剩虫鸣,阿泰尔心神微松。艾吉奥趁机甩脱他的手,倒退两步拉开距离。阿泰尔不悦地蹙眉,但终归没有呵斥出声。“别闹,”他朝艾吉奥招手,“让我处理你的伤势。”

“承蒙相救,不敢再劳您费心。”艾吉奥勾起嘴角,努力用讥诮的话语掩盖内心的酸涩。“我倒是觉得,您的‘情报’更为重要。”

“信件回据点再说。”刺客导师避而不答,学徒却不依不饶。

“如果您不愿意,我来念给您听。”

艾吉奥展开花枝招展的信纸,刺鼻的脂粉味扑面而来。他只念诵了首段便忍无可忍,嗓音透出隐忍的颤栗,“告诉我,阿泰尔。”他将信纸立在男人眼前,“我们的敌人能从一封情书里得到什么?”

 

世上没有牢不可破的谎言,区别只在于败露的早晚。阿泰尔清楚艾吉奥不笨,但也没想到他会敏锐到这种程度。他原想事后再郑重地解释,但真相就和少年遇到的意外一样,总是来得出乎意料。

“艾吉奥,我……”

“你说过你会在维琪奥桥等我,可你突然出现在圣马可区;你说过这是一份情报,可它只是一次恶心的求爱!”少年的尾音高高地扬起,如同玉碎般凄厉。“你有和我说过一句真话吗!”艾吉奥崩溃似的叫喊出来,获救时他有多么欣喜,此刻便有多么悲愤激愤。

阿泰尔下意识地将他拽回怀里,却换来后者的抵死抗争。膝盖上的重击令他闷哼一声,不得不同少年一块儿跌坐回地上。他一边承受着拳脚相加,一边握住艾吉奥腿上的箭杆——箭头箭尾在逃亡前就已被折断,取箭只差最后一步。

情绪失控的少年并没有留意阿泰尔的动作,等到察觉,为时已晚。疼痛如惊雷乍起,直接将他劈得眼前一黑。恼怒和叫骂全部哽在喉咙口不得而出,艾吉奥奋力睁开混沌的双眸,泄愤似的咬住阿泰尔的脖颈。他的本意仅出于报复,但他低估了血族的食欲。

 

熟悉的痛感提醒着阿泰尔发生了什么。交颈饮血除了初拥,唯有最亲密的伴侣之间才会进行。鉴于目前的情况下二者都不适用,阿泰尔本该推开这个连自己的本能都控制不好的小怪兽。然而心头的愧疚令他放下了抵抗的念头。

算了,就当补偿他遭受的委屈吧。阿泰尔垂下眼睑,改推拒为安抚。索性普通的进食远比不上初拥难捱,横竖不过几分钟的浅尝辄止。摆脱本能的艾吉奥一时失语,可谓将“吃人嘴软”阐释到极致。半晌,他才尴尬地朝对方比划,“阿……导师……”抛诸脑后的敬称也被一并捡回,“你这里,在流血。”

阿泰尔懒得理会这生硬的示好,草草抹去脖子上的血迹,便着手为这小混账止血。艾吉奥的伤势本就比较严重,中箭后的奔逃更是雪上加霜。止血的棉帛很快就被鲜血濡湿,阿泰尔认命地叹了口气,又换上一块。“我确实骗了你,但试炼是真的,你也通过了。”

坦言再度使气氛骤冷下来。“怎么说?”学徒语气淡漠。

“不伤及无辜;隐藏于人群;不暴露我们的秘密。”察觉到艾吉奥的余怒,阿泰尔直接隐去了“差强人意”的评语。然而少年并未因此露出笑意。

“为什么?”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它无法打消他压抑至今的抑郁和不甘。

阿泰尔对上艾吉奥的目光,对方带着血丝的眼底满是刨根问底的质询。“因为我是兄弟会的导师。”他沉吟片刻,还是给出了自己的答复,“草率地初拥你是我的过错,但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必须的选择。”包括漫长的禁闭,包括先前的欺瞒。

包括,直到最后一刻的袖手旁观。

“有人说过你是个混蛋么,阿泰尔?”

“很多。”刺客导师破天荒地勾起嘴角,然而那个笑容却没有多少温度。

 

    尘埃落定,万事皆空。艾吉奥厌倦地阖上眼睛,偏斜的阳光打在他沉寂的面容上,眉骨和鼻梁的阴影无端衬托出些许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沧桑。少年无声恸哭的画面从脑海中一闪而过,鬼使神差地,阿泰尔脱口出一个提议:

    “你想看看你的家人么?”

 

    ***

 

    大约是害怕尸体生变,奥迪托雷家的受害者并未收敛在城内的教堂中,而是下葬在偏远的郊野。

轻便的贡多拉顺流而下,临近暮色时分才靠岸。皮靴踩过湿软的浅滩,没有发出多少声响。几座新坟伫立在斜阳下,静候访客的到来。艾吉奥将额头抵在其中一座石碑上,直到夜幕低垂,才带着惺忪从长梦中苏醒。

    “阿泰尔,和我说说我父亲的另一面。我不想对他的牺牲一无所知。”

阿泰尔用烛火照亮石碑上的文字,上面记述着乔凡尼的生平。“我并未见过你的父亲,但韦切里奥导师在书信里向我描绘过他的友人。他说你的父亲是一个正直而忠诚的人,富有正义感和责任心,当然……也非常爱他的家人。”

清风奏响草木的低吟,仿佛在替旁人抒发难言的追思。艾吉奥抚过凹陷的碑文,神情有些恍惚——曾经,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很美好,并期待着它永远不会改变。但当那柄刺向敌人的短剑反捅进自己的胸膛时,他便深深地后悔了。

后悔于自己的无知,后悔于自己的弱小。即便清楚人类的力量在血族面前不值一提,他依旧克制不住地假想,如果他稍微强大一些,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当我黑暗里苟延残喘时,我就发誓,愿用一切交换复仇的机会。哪怕是和魔鬼做交易。”

“但来的不是撒旦,是你。”

“所以我原谅你了,阿泰尔。虽然你不讨人喜欢,但我们目标一致:你帮我复仇,我为你所用。”

 

悲怆的复仇之心绝非三言两语能够化解,唯有时间和磨砺,才能重新擦亮一个人的眼睛。即便看不惯,阿泰尔也只能尝试着挽回这个渐行渐远的孩子。“保护你也是我的义务,你没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比如把我关在资料室?”艾吉奥轻刺了一句,虽然听不出嘲讽,但终究有些意难平。

“不会再有这种情况了,”阿泰尔叹息:“以后你可以和我商量任何要求,我发誓。”“我可消受不起导师的誓言。”阿泰尔止住少年的挑衅,“不是以导师对学徒的身份,而是我对你。”

艾吉奥闻言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那我记下了。”他缓缓绽开一个细微却柔和的微笑。一个月来,他头一回露出如此纯粹的快乐。少年的清澈的蓝灰色眼睛微微眯起,在烛火下美若琉璃。阿泰尔看得有些入神,正欲再说些什么,异常的响动却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立刻扬起黑袍,裹挟着艾吉奥退入林中。不久,一艘小船摇晃着靠岸。

“有人吗——”

不速之客提着灯盏,蹒跚地走过浅滩,很快便发现了尚未燃尽的烛火。“如果你们在这里,请与我相会。我没有任何恶意。”他捧起那一只小小的蜡烛,虔诚地仿佛在托举一团圣火。艾吉奥的心跳愈发急促,显然他认出了来人。

“他是谁?”

艾吉奥的嘴唇微动,回应恰巧被陌生人的呼唤吞没:

“他/我是乌贝托·阿尔贝蒂。”




大家好,我系 @Medea 。因为没有写新文,只能拿旧坑凑数,而且写的稀烂,完全对不起一个多月的时间和13511个字的废稿。不过无论如何,总算能写第六章了。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