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这是一个沙雕段子手 @北溟  试图写沙雕文结果失败干脆剪成段子的故事
*智障儿童欢乐多的现代AU,带狗哥玩了一下诶嘿~
*CP为EA,有微量油炸玫瑰。说到雅阁……欺负他我超开心的!

         艾吉奥最近有些不对劲

  1
  事情的一开始其实很迷。起先大家听闻邵云做得一手好菜纷纷被吸引而来想蹭饭,邵云也乐于向大家分享中国菜的魅力。本来气氛活泼欢快(?),直到雅阁在伊薇沉迷刷网剧的时候进了厨房。
  “只是一盆肉而已!我再去给你买不行吗?!”来自被绳镖五花大绑倒挂在天花板上的雅阁。
  “食物这种神圣的东西,你不罩着它,也别指望我会罩你。”邵云拍拍手,闻声艾吉奥认命地中断了清扫客厅迅速赶来,将雅阁挑在扫帚上拎出了厨房。
  2
  美丽的伊薇小姐,你掉的是这个刚刚闯了祸的雅阁,还是这个正在挖鼻屎的雅阁?
  3
  “他干什么了?”阿泰尔在沙发上抱着邵云家的熊猫抱着蜷作一团,懒洋洋问道。
  “他搞砸了小云煨了三个小时的肉。”艾吉奥耸肩。这时伊薇已经把雅阁按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艾吉奥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台调到舌尖上的中国,准备对雅阁进行一番心灵上的洗礼,“要知道,我们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饭了。”
  阿泰尔没说话,只是扬起了一边眉毛。艾吉奥完全忘记了扫地这码事,乐颠颠地凑到他旁边坐下,整个人都黏在他身上:“Alty,你在干什么?”
  “看电视。”阿泰尔清晰地吐出几个字。
  4
  “……我很抱歉。”
  “没什么。”阿泰尔干脆拿起了邵云放在茶几上的平板打发时间。邵云已经明确表示过这里没有什么私密大家可以随便看,他这种行为并不失礼。
  平板里的网页还没关掉,界面一直在刷新——“抢好物!天猫超市满88包邮!”然而阿泰尔接下来根本没动作,艾吉奥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了什么,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按住了他的肩:“Alty,这种东西看久了对眼睛不好。”
  阿泰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捕捉到他眼里的躲闪,却并不戳破。艾吉奥干咳一声耸耸肩:“我们可是要保护鹰眼啊,你瞧,我都不敢多碰这些电子产品。”
  沙发另一边雅阁偷偷捅了伊薇一下,小声咬耳朵:“他骗人,前天还和我一起打游戏来着。”
     “噢我亲爱的弟弟,所以果然是你动了我的手柄。”伊薇微笑着压低声音。
  5
  “拜托Alty,这种时候看这种东西有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看看我呢?”他抱怨的时候一只手已经环上了阿泰尔的腰(圣母在上!阿泰尔的腰有那么细那么软!),如释重负地看到阿泰尔放下了平板,稍微挣扎了一下后就默许了他的动作。于是意大利刺客满意地把导师整个抱进怀里,然后正要凑上去的头不出所料被按住:“你要干什么?”
  “想确认你是不是幻影。”艾吉奥迅速在他脸上啄了一口,轻声道:“是真的。我追上你了。”
  老年人不愧是老年人,就算顶着年轻时的身体也毕竟吃了几十年的盐,丰富的不仅是阅历还有调情的经验。就比如只要通过几句话诱导,就能让堂堂大导师忘记刚才的可疑之处转头又开始心疼起来。瞧,他甚至还把头靠在了艾吉奥肩膀上!
  雅阁和伊薇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电视真好看啊真好看。
  6
  “我其实很享受追随你的过程。”艾吉奥把脸埋在阿泰尔的头发上,闷声低笑:“君士坦丁堡的那些日子几乎每天都在想着下一个密室又在哪里,开了密室从雕像手里接过石碟又有些舍不得离开。尼可罗可真是费了心思不是么?”
  “说起来好像都难不住你一样。”阿泰尔失笑道,“我们设计密室就是为了让你打开吗?”
  “难道不是吗?”艾吉奥歪头,语气笃定,“你就是在等我。”
  这让阿泰尔又想起了在大图书馆的最后时刻,他透过金苹果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举着火把风尘仆仆越过四百年的时光向他而来。
  “算是吧。”他眯起眼睛,瞳孔溢着金色的光。
  沙发另一端伊薇站起身:“你坐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帮小云就不回来了。”
  老年人谈恋爱真要命。
  雅阁生无可恋立flag:“……现在罗斯要是再把那束该死的花给我我一定答应他。”
  7
  EA秀恩爱三连。
  耶。
  8
  爱德华比原定时间迟了几分钟,进门的时候手里还拎着瓶酒。吃饭的时候他特别豪爽地把酒一开:“知道这酒哪来的吗?我儿子给的!”
  邵云不动声色地看向康纳: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二锅头拿去给你爸了?
  9
  酒到酣处自然浪(bu),爱德华是个有情怀的船长,喝着喝着心生感慨,一边念叨着卡洛琳一边问艾吉奥为什么不喝。
  艾吉奥表示酒后乱性,生怕一时嘴快说了什么不好的就真的不好了,阿泰尔闻言投过目光。爱德华一想也是,说那我来教你唱船歌吧。
  10
  人间惨剧。
  11
  康纳自告奋勇将爷爷扛上了楼,阿泰尔闲来无事和亚诺聊天:“你为什么不把艾莉丝带过来呢?”
  “诶?这……”亚诺一时语塞。
  阿泰尔看出了他的窘迫,微笑道:“你以为我们会因为她是圣殿骑士就反对?万事皆允,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反对爱情。她是个好姑娘。”
  “艾莉丝很好。”亚诺肯定地点头。
  两人对视几秒,亚诺忽然意识到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见家长,于是匆匆站起身咕哝了一句“我去上厕所”便慌忙逃开。阿泰尔坐在原处看着某法兰西四流氓之一通红的耳朵,露出了八爷式长辈微笑——
  傻孩子,厕所里有人。
  12
  厕所里确实有人。亚诺站在门口装模作样地等候,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大导师说接受就代表其他人不接受也要接受,亚诺雀跃地简直想跳起来,脑子里想象着将艾莉丝光明正大介绍给大家的情形,忽然就听见厕所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有电话为什么非要在厕所打啊。亚诺腹诽,但下意识屏气凝神,轻而易举地分辨出了是艾吉奥断断续续的的声音——
  “……要多久……我想念……不是问题……早点见到…………你也希望……我……一个美妙的夜晚……美丽的小姐……我期待您……共度良宵……”
  听不下去了。
  13
  亚诺脸色猛地一变——他在干什么?他在给谁打电话?!他打电话是想干什么?!!
  拿破仑艾莉丝弗朗索瓦奥诺雷在上!他是不是撞见了什么现场?混蛋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老色鬼!你心里还有大导师吗?!
  等等。亚诺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或许这只是任务需要呢?
  “艾吉奥?最近他没有任务。有任务的是我。”阿泰尔奇怪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亚诺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扑过去抱住了阿泰尔:“大导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容忍您受这种委屈!”
  路过的戴斯蒙:“???”
  14
  “Des你来的正好。”亚诺伸手把戴斯蒙叫过来,对着他们两个义正言辞地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事,说完后三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戴斯蒙看着亚诺,亚诺看着阿泰尔,阿泰尔看看亚诺又看看戴斯蒙,顶着两位后辈满载着心疼愤慨又颇有些怜悯味道的目光揉了揉眉心:“他最近确实有点不对劲,但怎么可能……”
  “世事难料,人心不古。”亚诺痛心疾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刺客界的良心戴斯蒙也小声嘀咕:“您还记得他是怎么学会法语的吗……”
  话音未落他就忽然挺直腰板,亚诺下意识回头,正对上艾吉奥拿着手机从厕所里出来,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嘿,你们在聊什么?”
  “Belle fille(漂亮姑娘)。”亚诺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容。
  15
  此时圣殿,海尔森看着碎掉的窗户和空荡荡的酒柜陷入了沉默。
  16
  阿泰尔和艾吉奥下楼的时候,正听见邵云家里传来伊薇震耳欲聋的咆哮,不用多想便知道和最后那束被送来给雅阁的玫瑰有关。
  “今天真是辛苦小云了。”艾吉奥感叹。
  他们的家离这不远,两人一致同意步行回去。这个夜晚没有月亮,空旷的道路人员寥寥,路灯投下昏黄柔软的灯光。温暖的黑暗很快让两个刺客都放松下来,他们曾经无数次在这种阴影下感受袖剑穿透肢体,如今却又是此时此刻让他们找回了一丝属于自己的时代感。
  “我亲爱的大导师,过几天你又要去履行你的职责吗?”艾吉奥用唱歌一般的语调说,他指的是阿泰尔几天后俄罗斯的任务。
  “只是一些小事,尼古拉会帮我的。”阿泰尔抬手制止了艾吉奥继续用这种方式说话——并不难听,事实上优美到让人心尖都在发颤。那他到底是怎么能用这么美妙的天赋唱出死猫一样的歌的?
  “哦——帮你——”艾吉奥意味深长地拉长了音。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他高傲的阿泰尔怎么会找人在这种事上帮忙呢?别以为他成为导师之后就明悟了,事实上那份傲慢可是一点没少——不过是更加内敛,本人也很少出任务了而已。
  他亲爱的阿泰尔,他敬爱的大导师。
  阿泰尔犹豫了一下,慢慢开口:“……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来帮我。”
  艾吉奥的笑容停顿了一秒,然后逐渐扩大——
  这其实就是等同于“我会想你的你来陪我好不好”这样的话吧?马基亚维利在上,大导师撒娇了!大导师向自己撒娇了啊啊啊!!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住不是奥迪托——
  ——宛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艾吉奥突然想起了这几天自己的准备,内心登时就凉了半截。不管怎样,手头这件事是一定要瞒过阿泰尔的,如果被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至少一个月内就别想再和阿泰尔说上一句话了。
  “我很抱歉,Alty。”艾吉奥艰难地回答,“我不能陪你去俄罗斯。”
  阿泰尔惊讶于自己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无妨。你是有事情吗?”
  艾吉奥沉痛地点头,为了演得逼真一点想都不想就拉了某只黑鸦下水:“雅阁请我去帮忙处理他的事。”回去之后就给他打电话对一下口供,虽然可能会真的被他拉过去帮忙就是了。
  阿泰尔了然。而此时远在回家的车上被姐姐罚躺后备箱的雅阁狠狠地撞到了头,然后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17
  第二天一大早戴斯蒙打了电话过来,向阿泰尔报备机票已经订好了。阿泰尔缩在床上和他确认了任务细节后,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小声问:“艾吉奥在你旁边吗?”
  阿泰尔探头看了一眼在厨房沉迷所谓爱心早餐的艾吉奥:“不在。有什么事吗?”
  “那就好……呃,昨晚可能是我们喝了点酒太冲动了,现在一想艾吉奥应该不是那种人。他没做什么反常的事,对吧?”
  “他拒绝和我一起去俄罗斯。”艾吉奥平时最黏阿泰尔了。这一点两人心知肚明。
  “……还有?”
  “没收了我的抱枕。”阿泰尔沉吟片刻。
  18
  “开玩笑的,Des。但他最近确实在背着我偷偷摸摸做一些事。”
  “……藏抱枕吗?”
  “Des——”阿泰尔无奈地叹气,“他只是经常一个人躲到一边不知道干些什么,我询问他又总是转移话题。”
  闻言戴斯蒙瞬间联想到了昨晚亚诺偷听到的电话,再结合现实一分析——“那你走了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家?”
  “是。那又怎么……”阿泰尔也愣了,然后迅速否决,“不,不会的,他不会趁着我不在约女人晚上来家里做什么无礼的事情,我也不会一回来就撞见他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怀里还抱着别的人。”
  “你认真的吗?!”戴斯蒙快吓哭了,“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阿泰尔吗?!!”
  阿泰尔尴尬地瞄了一眼最近艾吉奥的枕边读物,认定自己想法只是受了它的影响。
  19
  戴斯蒙捂脸:“天啊大导师,我现在越想越可怕……您的任务我可以替掉!”
  “如果你能说服瑞贝卡和肖恩的话。”阿泰尔轻笑,“不会有什么的,Des,那都只是玩笑,我相信艾吉奥。”
  戴斯蒙又咕哝了几句,这段谈话最终还是不了了之。阿泰尔放下手机,看着正端着盘子走过来的艾吉奥,后者例行向他索要早安吻,而他伸手揉乱了艾吉奥的头发。
  不会有那种事的。
  20
  第二天,上飞机之前收到戴斯蒙的短信——
  阿泰尔导师:
  我和尼古拉说您在这边事务也很急,他答应会让您尽快回来。我也向亚诺讲了这件事,他说这种情况就要抓个正着才有说服力(他是不是想搞事)。我们商量了一下,您不在的这几天我们会尾随艾吉奥,权当是训练匿踪了。
  P.S.亚诺说我们要亲力亲为,刺客学徒功底太差容易被抓包。但他又去找艾莉丝约会了,我严重怀疑这活只有我一个人干。
  P.S.S.爱德华说想让您给他捎两瓶俄罗斯的酒,拜托您千万不要这么做。
  21
  阿泰尔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艾吉奥趴在桌子上,无聊地刷手机。现在阿泰尔应该还在飞机上打不了电话,虽然以往这个时候他应该赖在床上睡回笼觉,但毕竟看着大导师的睡颜也是一种享受。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瞟到了窗台上——是错觉吗?为什么总觉得那里有人?
  意大利导师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悄无声息向窗边移动过去,旋即猛地弹出袖剑探头,然而窗外什么都没有。艾吉奥疑惑地收回袖剑四下扫视,想找出一点可以的地方。
  戴斯蒙缩在楼下的稻草堆里大气不敢喘。
  22
  拨通爱德华的电话。
  “咸鱼,快叫你儿子管管他那个跟班!他现在已经趁阿泰尔不在来偷窥我了!
  “什么我怎么知道是他?这不是废话,除了他还有哪个圣殿会偷窥时用上信仰之跃,不信你去问你儿子他有经验。
  “丫还在我楼下放稻草堆?!当我瞎吗!这里是市区!别说是刺客干的我不承认我们组织有这么蠢的刺客!”
  而呆死萌缩在稻草堆里,戴着芝加哥黑客友情提供的通话窃听装置委屈得快哭了。
  23
  阿泰尔接到艾吉奥的电话后心情复杂,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为好。
  24
  午夜十二点半,艾吉奥家楼下。
  亚诺恨铁不成钢地捏着戴斯蒙的脸:“Des,你真的没谈过恋爱吗?抓包这种事不应该在晚上进行吗?”
  “白天也可以约会的啊。”戴斯蒙委屈地让亚诺把自己的脸揉成各种形状。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亚诺一大早就出去找艾莉丝了,现在回来简直就像奇迹,“我以为你会在艾莉丝那里过夜的。”
  “你看,连你都这么想了,晚上可才是干些好事情的大好时机。”亚诺耸肩,“至于白天,为什么不让我们做自己的事呢?”
  ……别为你谈恋爱找借口!
  “如你所说,我可是放弃了和艾莉丝的美妙时光。”亚诺和戴斯蒙并肩闲逛,两人都戴上了兜帽,“我们只要等在这里,看看到底谁会——”
  他突然噎住了。两人都清楚地看到一道黑影风一般飞快地掠过迅速蹿上艾吉奥事情发生得太已经开始攀爬艾吉奥家的房子,亚诺眼疾手快下意识把手里的东西朝那人砸了过去。只听一声惨叫,那个人影迅速从空中落下——是个男人?
  “……我扔的好像是手机……”亚诺脸色惨白。
  25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冲了过去,那个人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能看到他竟然也带着兜帽。三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都愣了:“雅阁?!”
  “原来你才是破坏阿泰尔和艾吉奥感情的罪魁祸首。”亚诺边冷笑边四下寻找被自己扔出去的手机。雅阁先是不知所措嚷嚷着要去找艾吉奥,最后搞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们为什么会联想到我?!”
  “……确实,他好像太胖了。”戴斯蒙小声说。
  “Des,我听见了。”雅阁无奈地挠头,“我是要找艾吉奥帮忙劝劝我姐,她快把房子拆了。可你们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感情不和?我看艾吉奥秀恩爱秀得可是很开心。”
  亚诺和戴斯蒙对视一眼,戴斯蒙不安地绞着手指把他们偷听到的谈话讲了。雅阁先是震惊然后义愤填膺,听着听着脸色就白了:“呃……那你们加油……”
  “你好像知道点什么。”亚诺盯着雅阁。
  26
  阿泰尔又接到了戴斯蒙的电话。
  “大导师,我们昨天监视了艾吉奥一整天……他真的没有做什么。”戴斯蒙喉结滚动了一下,“看来是我们多虑了,你们感情真好哈哈哈,祝你们幸福哦。”
  “……Des,不会说谎就不要说了。发生什么事了?”阿泰尔叹了口气,不由也紧张起来。
  “真没什么……”戴斯蒙艰难地说,“就是……太羡慕你们了。”
  之后是长久的沉默。阿泰尔皱起眉,刚想说点什么戴斯蒙就匆匆挂掉了。过了一会儿艾吉奥的电话又打过来,阿泰尔握着手机陷入了沉思,而后一声冷哼挂断了电话。
  艾吉奥:???
  “给我订机票。”阿泰尔转向尼古拉,“剩下的事你可以做好,我今天下午就要回去,晚上必须到家。”
  27
  来自戴斯蒙的短信。
  艾吉奥导师:
  我们对不起你。
                          戴斯蒙,亚诺,雅阁,敬上
  28
  艾吉奥疑惑地退出信息界面。如果只是雅阁一人发来这条短信他还能理解,但戴斯蒙和亚诺是怎么回事?
  思索之时他又打开通讯录,迅速拨通那个这些天来简直烂熟于心的号码。那边的人过了很久才接通,似乎已经对这个三天两头没事就打电话的男人厌烦了:“奥迪托雷先生,快递已经发出了,您不需要再打电话来了。”
  “哦我美丽的小姐,我只是想再确认一遍,这种快递可不能被人发现对不对?”艾吉奥用他惯常的磁性嗓音温声道。
  “我可能真的会被你迷住的,奥迪托雷先生。”电话那头的女人叹了口气,“如果没看到你发来的你男朋友的限制级照片的话。”
  29
  圣母玛利亚在上,看在阿泰尔这几天不在家的份上,这快递一定要尽快送到,他发誓阿泰尔已经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尽管他已经谨慎到去用小云的帐号买了,但这些天联系客服一定引起了阿泰尔,疑心……艾吉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自言自语,紧张地搓着手指——千万,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照了他xx时的照片还拿去做影集和等身抱枕!那种好东西他可是打算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偷偷看的……
  抱枕套很快就会到,过两天叫店家把枕芯连着阿泰尔想要的熊猫抱枕(在邵云家摸过后他就抱着没撒手)一起邮过来打掩护,小云说这叫什么来着……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说回来他也给阿泰尔订了一套自己的抱枕……
  艾吉奥想象了一下阿泰尔抱着印着自己的等身抱枕的情形,傻笑了两声。
  30
  芝加哥。
  艾登面无表情地放下窃听用耳机,看着视频通话屏幕那端三个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可怜刺客:“……没错,你们闯祸了。”
  雅阁哀嚎一声,颓然倒在椅子上。戴斯蒙生无可恋望天,而后又突然坐直:“那照片到底什么样?如果只是普通睡觉的照片阿泰尔估计训他一顿就算了。”
  艾登深深看他一眼,而后在电脑上敲打几下调出艾吉奥发给客服的照片,旋即像是嫌弃一样闭紧了眼睛把屏幕转过去。三位刺客只瞄了一眼,而后纷纷痛苦地捂住眼睛。
  “……Des,叫克劳迪亚准备准备,给艾吉奥收尸。”
  31
  刺客导师之所以称之为导师,不仅仅是通过作战经验,还有平日的直觉——当然,鹰眼也是直觉的一部分。但除此之外,艾吉奥总能感到不同寻常的、其他的东西——
  就比如现在,他无比确定一场危机就要来临,也无比确定这场危机来自阿泰尔。这股危机感如此强烈,他接过快递时手都在发抖,于是不得不哭笑不得地和快递小哥解释自己只是太兴奋了并不是得了什么神经性疾病。
  事实上他已经一再确认过阿泰尔的归期,虽说原定计划是离开五天,但如果他愿意三天就可以回来,毕竟大导师的行动效率还是很高的……艾吉奥抱着快递盒匆匆走回卧室,出于心虚还顺手关上了卧室门——唉你担心什么呢艾吉奥,阿泰尔怎么也要明天回来啊。
  他迅速弹出袖剑割破包裹的胶带和气泡纸,而后小心翼翼地将精装的影集从盒子里拿出来,手腕都在发着抖——这次是真的因为激动了——封面上是他趁阿泰尔睡觉时偷偷拍下的照片,而翻开里面——阿泰尔毫无所觉围着半露不露的浴巾从浴室出来的照片,阿泰尔靠在床头大腿根部中间露出斑驳红痕的照片,阿泰尔被蒙住双眼半跪着喘息的照片……哦老天!这真是、真是——
  艾吉奥深吸一口气,抬手一抹鼻子,全是血。
  针孔摄像机大——法——好!
  32
  在阿泰尔跳杀的边缘试探!
  33
  阿泰尔事后迷蒙的眼睛和生理性的泪水还停留在他的脑海。艾吉奥飘飘然转过身,正对上阿泰尔的目光。
  活生生的阿泰尔•伊本•拉哈阿德。
  时间静止了。
  34
  试探个屁,死了。
  35
  艾吉奥喉结滚动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将手里的影集放进盒子里:“Alty,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阿泰尔一挑眉,然后向后退开。艾吉奥下意识跟过去,不忍直视地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的快递小哥快要吓哭的样子。
  阿泰尔探头瞄一眼空无一人的卧室,又回头瞄一眼艾吉奥,然后面无表情走向沙发,左手自然而然搭上了快递小哥的肩膀:“抱歉,是我误会了,你可以走了。”
  他声音里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快递小哥目光移到阿泰尔无名指的断口上,而后终于抽噎一声晕了过去。
  36
  艾吉奥:“……你干了什么?”
  “……我看见他从我们家里出来,产生了一点……误会。”阿泰尔依旧面无表情,好像三分钟前在楼道里拿袖剑抵着快递员脖子逼问他与这家人是什么关系的家伙不是自己一样——他承认自己情绪失控,但一回来就看到一个人和艾吉奥谈笑风生从自己家道别离开还满面红光的场面,他一时间想得多了点。“你在干什么?”
  “拆快递而已。”艾吉奥微笑。然而阿泰尔完全无视了他,话音刚落就越过他大步流星直奔卧室。艾吉奥强装镇定一副惋惜的模样,紧跟在他身侧:“是我为你订做的礼物到了,你回来的太早,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礼物?什么?”阿泰尔意识到现实和自己想象差距过大有点茫然,语气缓和了不少。
   “……”话已至此,艾吉奥知道自己怕是躲不过去了,索性后退一步,坦然接受即将到来的灾难。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阿泰尔好奇地翻开了那本R21的影集,脸色青色白色黑色变换不定煞是精彩。艾吉奥双手环胸靠在墙上,感到危机一点一点逐渐降临而自己无能为力,恍惚间思绪从遥远的英格兰飘到浪漫的法国——
  弗莱先生,多里安先生,我记住你们了。
  37
  “……唉,算了。Alty,那边还有两个抱枕套。”
  “……”
  这日子没法过了。
  38
  “我去马利克家住几天。”
  “不不不阿泰尔!!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行!!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个抱枕是给你赔罪的!”
  “……和你的抱枕过日子去吧!”
  39
  以上争吵并未发生,谢谢大家。
  40
  事实上,大导师并不是那么保守的人——吵架有什么用?大家从来都是能开无双绝不潜行。对于这种事,当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呀。
  阿泰尔对着艾吉奥的通话记录,慢条斯理地按下了一串号码,那头一个女人很快接起了电话。阿泰尔瞥了一眼正一脸恍惚跪袖剑的艾吉奥,冷静道:“请问你们这里还可以订做影集吗?”
  41
  阿泰尔影集:中东第一舞姬的妖娆身姿!
  艾吉奥影集:寂♂寞♂深♂夜♂激♂情♂luo♂聊♂
  42
  克劳迪亚收到了阿泰尔寄来的东西——虽然名字写的是阿泰尔,但寄件人笔迹明显是自己老哥。克劳迪亚盯着这个方方正正的包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它拆开了。
  三秒后她把东西塞回盒子,给戴斯蒙打了电话。
  “开除我哥的刺客籍吧,求你了。”
  丢脸玩意儿。
  43
  雅阁后来的约会一直想瞒着伊薇,但不知为何一直被现场抓包。
  44
  亚诺失去了他两冰箱的法棍。
  45
  戴斯蒙?哦,他什么事都没有。
  或许这就是亲后辈吧。

评论(7)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