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30日产出小组


大家猴哇今天是我,我叫  @咸鱼湘   上来发个小破文,夹在一堆大佬中间有点紧张(咳咳)。现代末日背景,但实则通篇傻白甜233

【EA】Aurora

  入夜时分。

   冰雪和严寒使得那些腐烂狂躁的生物的脚步放缓,除了偶尔从远方传来的几声尖啸,这片银白的荒漠是如此令人安心的死寂。一座简陋的哥特式教堂立于中间,好似神赐予的方舟,漂浮在末日的沉海。

   阿泰尔灵活爬上了教堂屋顶,与高耸十字共坐,取下背后的狙击枪检查了一下,又蹭走了靴身一块污渍,开始漫长的守夜。一朵飞雪落在他疲惫微青的眼眶,他眨眼拭去。

  夜里的风狠厉,带着冰屑刮打脸庞,他带上自己的兜帽御寒。抬头的星空如一块巨大的黑曜石,恒河沙数的细碎明亮。

  他已经数不清已是灾难爆发多少天了。他远离故乡漂泊了多少天。只是在无数个已经落败的城市中穿梭,将子弹打入无数个狰狞张着口的脑袋,然后消磨自己的怜悯和仁慈,直到某一天他开始习惯。

   其他人在教堂内休息,尤其是艾吉奥——开了一天的车向北,才找到这么个庇护所。越过繁密的云杉丛,天知道那些怪物是否会蛰伏在黑黢黢的林中,等待着分食鲜活的肉体。没有人敢懈怠,直到视野开阔,茫茫的冰苔原让一切避无可避,灿目的光给人以救赎的假象。

    我们可能永远都得不到救赎。

 

   阿泰尔自嘲摇头,惯例的警惕让他又检查排除了一次周遭。呼吸在空中化作白雾,他试图皱皱冻僵的鼻子,尝试无效后只好从腰间取出军用酒壶灌了大口,任由辛辣淌过舌尖直冲喉咙。他觉得暖了一些,也清醒了一些。

 

  然后窸窸窣窣的声响从背后传来,阿泰尔拔出手枪对向声源。砖瓦松动的声音断断续续,直到一个摇晃的身形出现,微带笨拙爬了上来。

 

 “嗨,放轻松,是我。”艾吉奥的声调几分上扬,配着他那一口意大利口音有些滑稽。他看起来带着异常的恍惚和兴奋。跌跌撞撞向着阿泰尔这个方向走来。“你好吗,阿泰尔?”

 

  阿泰尔没有搭理他,抱着枪依旧坐着看向远方。

 

  艾吉奥艰难地稳住身体,在阿泰尔身旁坐下,抬手用掌心擦过自己不修边幅长满胡茬的下巴。

 

“你应该试试磕一把那些安定。比大麻还要爽好几倍。爱德华和雅各在里头磕嗨了,尤其是爱德华——我猜他如果敢往伊薇身上挨,雅各会借此好好打上一架。”

 

  阿泰尔很明显不赞同他们这样胡来,他皱起双眉掠了一眼艾吉奥。

 

“浪费药物。你们会自食其果的。”

 

“拜托,现在是末日,谁会这么在乎未来。不给自己找点乐子,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艾吉奥不满于阿泰尔的扫兴,拔高了声嚷着。阿泰尔赶紧捂住他的嘴别让他把附近的怪物引来。

 

   小伙子拨开了阿泰尔的手,会意放低了声音。

“它让我重回了一遍佛罗伦萨,那些漂亮的公馆,和甘甜的葡萄酒,还有清晨的温热espresso...仿佛一切都如常。而此时才是一场梦。”

 

  阿泰尔静静聆听着,无声接纳艾吉奥描述的美好画面。

 

“如今的佛罗伦萨会是怎样呢,和1348年(黑死病爆发)一样吗?——魔鬼的天堂,人间的地狱。”艾吉奥调侃。

 

“或许就和大马士革一样吧。”

 

  这个时候艾吉奥意识到些什么,一时间也无话了,静寂得只听到回旋呼啸的风声。直到伊薇的怒斥响起,雅各的接连咒骂和爱德华的不羁大笑,桌椅翻倒的声音不绝。

 

  艾吉奥首先打破沉默,忍不住噗嗤捧腹:“我刚才怎么说来着。”

 

  阿泰尔也没再绷着脸,唇边的伤疤随着动作而上扬。算是纵容了他们的胡闹。

 

  末日嘛。

 

  然后艾吉奥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拉了拉衣领,挪近了些自身后拥住了阿泰尔。后者直挺着背没有回头去看。

 

  “冷就回屋里头睡。”

 

  艾吉奥没依这他的话动身,顾自扫过阿泰尔肩膀上的落雪,下巴轻挨上去。

 

 “我有东西要给你。”他好一会儿才开口,拿出用麻布包裹着的东西放到阿泰尔掌心,“我之前一直再想什么时候给你最合适,而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阿泰尔看着手上的包裹,缓慢展开麻布,露出里头一把程亮又华丽的小弯刀。

 

“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我意外从一个废弃商店得到的。看看它的做工,多么漂亮。”艾吉奥拉着阿泰尔的指尖轻轻摩挲过刀柄上镶嵌的宝石,斑斓而带有东方风情,就如同那座蔷薇之城般典雅璀璨。

 

  阿泰尔垂眸看着那把刀,感觉自己手心捧的正是大马士革城,那被真主眷顾的乐土。他深深呼了一口气,脊背终是放松下来,依靠身后温暖的胸膛。

 

 “一切森然可畏的都不会有预知而来,所以我们才称之为灾难。但我们渺小却并非弱小。”

 

 

“所以我们从来不缺路来走,只要你还有走下去的愿望。没有什么东西是没有尽头的,正如没有永夜不会结束。‘如果有人陪伴,我们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会更大’这是你救下我时说的第一句话,阿泰尔。是你们的同行,是你的眷顾,让我仍然相信这个世界。所以在此之前,我们可以暂且是彼此的家。彼此的故乡。”

 

  阿泰尔合眸一瞬,破碎的光影交错着回荡在他脑海里,他跌落过往的梦境,那些在安详中的脸庞和声响,是人类与太平的气象,那和艾吉奥气息一般明媚的午后,他都无限怀念。

 

  他反握着艾吉奥的手。

 

  “我们会的。”

 

 “从无情命运的脚底下生存,我们是不会被绝境踩死的......什么?该死的安定药效还没退吗?我怎么见到有只大金鹫飞过来?还是这么个大家伙...”

 

  随着艾吉奥突然惊讶的声音睁开眼,面前幕布一般的夜空被染上绚烂的流金和荧绿,淡而空灵。乍然一看,还真如展翅的大鸟扑面而来。夺目迷人,更是弥久不散的心灵震撼。

 

  那片神迹和阿泰尔的金眸双双对映,他手里还握着希望。

 

 “那是极光。”

 

 

 

  极地的白日姗姗来迟,一只蹒跚着从杉丛走出来的丧尸,持续发出低低的吼声,拖着不算腐烂的躯体向教堂这边。

 

  它在阳光和倍镜下被阿泰尔发现,他刚想扣下扳机结束它的征程。却不自觉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艾吉奥。

 

  阿泰尔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不想让枪响打扰此时安静。他松开手指,只带了一把折叠棍刀,便翻身下地。

  他的动作很轻。

  在厚厚雪层之上留下一串,向远而用心的脚印。

 

 

 

 

fin

—此心安处是吾乡。

评论(4)

热度(91)